癌症的代谢理论以及癌症预防与恢复的关键手段

癌症

概要一览 -

  • 对于癌症,除了标准的切、毒、烧方法以外,传统医学似乎别无他法,但新的证据表明,营养酮症既可以治疗也可以预防大多数癌症
  • 与传统医学所教授的相反,细胞核基因缺陷不会导致癌症。最先出现的是线粒体损伤,然后才会触发细胞核基因突变
  • 线粒体功能障碍几乎是所有疾病的根源所在,营养酮病之所以如此有效,其中一个原因就在于它能促进线粒体功能,有效地抑制炎症
字体大小:

作者:Mercola 医生

在美国,每天都有大约 1600 人死于癌症。这个数字增长了 10 倍,如果算上全球人口,每天因癌症死亡的人多达 2.1 万人。

对于癌症,除了标准的切、毒、烧方法以外,传统医学似乎别无他法,但新的证据表明,营养酮症既可以治疗也可以预防大多数癌症

Travis Christofferson 是现象级著作《Tripping Over the Truth: The Return of the Metabolic Theory of Cancer Illuminates a New and Hopeful Path to a Cure》(真相之旅:癌症代谢理论的回归为治愈指明了一条新的、充满希望的道路)的作者。

去年,我大约读了 150 本书,这是其中最好的书之一。在我看来,对于任何一个罹患癌症或认识某个癌症患者的人,这都是一本必读经典。

癌症代谢理论的回归

Travis 拥有医学预科本科学位和材料工程与科学硕士学位,在这次采访中,他回顾了书中的一些细节。

我当时正在上一节有关癌症理论的课,无意中发现了 Thomas N. Seyfried 博士的一本书,书名为《Cancer as a Metabolic Disease》(癌症是一种代谢疾病),Travis 回忆道,这本书写得非常好。

它对癌症的非基因起源提出了一个简洁的论点:癌症的代谢起源。

这个观点让我大为惊讶,我意识到还有其他很多人不知道这回事,于是整理了一大堆问题,然后飞到波士顿去见 Tom。他解答了我的所有疑问,这更加激起了我的兴趣。

回来之后,Travis 就开始埋头研究癌症基因组图谱 (Cancer Genome Atlas) 项目的数据。该项目于 2006 年启动,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政府项目,旨在为癌细胞的基因组测序。它所完成的基因测序的工作量,相当于人类基因组计划 (Human Genome Project) 的 10,000 倍。

该项计划的目的是找出癌细胞内的突变。Travis 开始查看所有这些数据之后,他意识到到对于这些数据得出的结论,即便是最顶级的科学家也会感到困惑。项目结果与最初的预期明显不符。

Travis 认为,人们有必要知道这一段故事,在这种机缘巧合之下,他写下了《真相之旅》这本书。

癌症的体细胞学说

尽管获得了诺贝尔奖,但他关于癌症的观点并没有得到传统医学的认可,相反,传统医学对这些观点采取了拒绝和嘲笑的态度。Watson 和 Crick 发现 DNA 之后引发的一场遗传学革命,让他的处境更加艰难。从这之后,遗传学吸引了所有人的关注。

1976年,Harold Varmus 和 Michael Bishop 由于在癌细胞 DNA 中发现了病毒致癌基因,而获得了诺贝尔奖。当时还有一种病毒理论与之抗衡——也就是病毒可能导致癌症——但没有人知道具体是如何发生的。

这两个人发现,嵌入基因的病毒基因只是我们已拥有基因的一个副本,但是它出现了扭曲。

这样一来,体细胞学说也加入了这场斗争——这种理论认为癌症只是正常细胞分裂检查点的扭曲版本;换句话说,就是突变

然后就到了 2006 年,也就是癌症基因组图谱项目的那一年,该项目的旨在找出所有被认为会导致癌症的突变。这将是我们为终结癌症做出的最终总结工作。

我们将了解每一个细节,它的运作方式的方方面面。但在开始基因测序并得出数据之后······人们才发现,这些数据比之前想象的要随机得多。

如果实验室有 10 个胰腺癌患者,你对他们的每个肿瘤进行测序,可能会发现几个常见的突变基因,但是从一个患者到另一个患者,他们之间并没有固定的模式。结果是非常随机的。

你甚至会发现某些患者只有一种突变。你无法运用癌症的基因起源学说或体细胞突变学说来解释这种现象。你甚至还会发现没有任何突变的肿瘤。

证据清楚地表明,导致癌症的原因并非仅仅是基因突变,还有一些其他因素在发挥作用。正如 Travis 所言,他们必须重新调整基因理论,以便与时俱进。其中一种理论便是暗物质理论,

也就是有一些我们无从得知的致癌因素。令人震惊的是,这些科学家中,很多人表示对 Seyfried 或 Warburg 医生的研究一无所知,他们都收集了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癌症的起源完全不同,即线粒体损伤以及随后出现的表观遗传反应。

要给癌症统计数字带来显著改变,就必须关注癌症代谢

代谢

如果某个人因为癌症死亡,就说明某个环节严重出错,因为癌症的治疗非常简单,Travis 就在书中清楚而仔细地解释了这个过程。即便是 James Watson(他曾凭借发现 DNA 的结构而在 1954 年获得诺贝尔奖),也将自己的重心转移到了癌症的代谢根源。

Watson 专注于靶向治疗以及癌症的体细胞突变理论,试图针对 DNA 内的突变产生的蛋白质衍生物。但基于这一理论开发出来的药物效果都非常令人失望,尽管很多人认为这是治愈癌症的方法。

很明显,事实并非如此。基因中有太多的随机多样性。另外还存在内部差异性,也就是同一个肿瘤内细胞与细胞之间的突变存在差异。

James Watson 注意到了这一点,他表示:如果我们要治愈癌症,显然就必须回到 Otto Warburg 的时代,专注于新陈代谢,这样才能取得真正的进展。因此,对于应该如何治疗癌症,就连这位遗传学专家也突然改变了自己的观点。

当你从新陈代谢的角度来看待癌症时,整个治疗模式都改变了。你从靶向治疗模式,突然之间转向了新陈代谢。Travis 指出,你要尝试恢复线粒体功能。你要试着增加线粒体数量。

你也许可以拯救肿瘤中的一些细胞,并让它们回到多细胞生物的集体生活中。它们可以恢复正常。对于超过临界点的细胞也可以采取手段,你可以通过各种不同的代谢疗法杀死它们。这是一个有趣的时代。癌症的模式以及我们对它的理解,都在经历有效的转变。

对于健美运动员和力量运动员,生酮饮食尚未有定论

生酮饮食似乎对大多数疾病状态都非常有益,但对于需要打造大块肌肉的人而言,它可能不是最好的选择。在这种情况下,您往往需要更多蛋白质,但这样会导致糖原异生,让您无法获得生酮的各种益处。

一些人可能会对此提出异议。Dominic D'Agostino 博士在南佛罗里达大学医学院分子教授药理学和生理学,他就采用生酮饮食,并且肌肉发达、体格强健。

早在 2013 年,我就针对营养酮症的益处,对他进行了采访。其中一个有益的因素就是,生酮饮食确实具有保留支链氨基酸的作用,因为酮的结构与支链氨基酸缬氨酸、亮氨酸和异亮氨酸非常相似。这是构建肌肉的最重要的三种氨基酸。Travis 认为:

[D'Agostino] 开展的一项研究——我认为可能还没有发表,因为很多杂志都不看好这项研究——他们让接受过阻力训练的运动员分别采用正常的西方饮食和生酮饮食,然后对他们进行一段时间的监控。他们发现,运动员的肌肉质量没有降低,表现也没有下降。

有趣的是,如果你注意所有这些作用途径,就会发现你是对的。生酮饮食似乎确实会抑制肌肉的形成。但它有保护蛋白质的作用,因为你可以消耗脂肪。蛋白质组织因此得以保留。我认为目前还没有结论。如果你想达到合成代谢状态并增加肌肉量,你可能仍然需要生酮饮食。

我认为,研究的下一个阶段就是[酮]分子的信号特性。因为我们都知道,作为一种能量,它具有惊人的热力学特性,这是葡萄糖所无法企及的。它们更清洁,也更有效,因为它含有更多的能量。

如果您观察正在消耗酮体的细胞的ATP含量,就会发现 ATP 与 ADP 的比值会发生巨大的变化,变得更偏向于 ATP。还原型谷胱甘肽与氧化型谷胱甘肽的比例也会变化,变得更偏向于还原型,也就是抗氧化剂的形式。

因此,作为一种能量来源,它在细胞内起到的作用令人难以置信。作为一种信号分子,它对 DNA 结构以及基因表达所产生的影响,同样引人注目。我们会逐渐弄懂这个问题。但这也正是研究的新阶段,因为它能抑制所有这些抗炎作用。

看起来,它和持续的热量限制有着非常相似的效果。对于人类的影响尚未有定论,但所有证据都表明,它可能可能不会大幅延长人类的寿命,但却可以大幅延长健康的寿命。这就像正常情况下您可能会在中年患上 II 型糖尿病,但如果您处于那样一种状态,就绝对不会患上糖尿病。如果您想要健康长寿,这就是您应该采取的方法。这就是它的益处所在。

有趣的是,《The 4-Hour Workweek》(每周工作 4 小时)一书的作者 Tim Ferriss 也是生酮饮食的坚定拥护者,因为这种饮食逆转了他的莱姆病。这种疾病曾让他感觉疲惫不堪,最终不得不请九个月的病假休息。事实上,几乎所有慢性感染都可以通过这种饮食得到改善。它还可以大幅提高您对感冒和流感的抵抗力。

未发布的研究证实,糖分可能是肿瘤生长的直接原因

在研究这本书的过程中,Travis 针对糖分以及它引发癌症的特性,与 Ko 进行了长时间的讨论。她的研究(大部分尚未发表)表明,如果为细胞提供过多的糖分,就会促使它出现癌症的所有表型。

至少在她使用的模型中,葡萄糖本身可能导致细胞发展为癌症,这主要通过上调一种名为己糖激酶 II的极其重要的酶的表达,这种酶本身就可能导致瓦博格效应 (Warburg Effect)。

糖分在很大程度上还负责癌细胞永生,意味着它不会让癌细胞进入程序性死亡。己糖激酶 II 可以抑制细胞凋亡或程序性细胞死亡,从而使得在正常情况下本应死亡并从身体系统中消除的细胞得以增殖。

为了将之前讨论的内容联系起来,3-溴丙酮酸可以抑制 己糖激酶 II。通过抑制己糖激酶 II,乳酸就会聚集并在内部毒死癌细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