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人过量服药

正在服药的老年女性

概要一览 -

  • 超过一半的美国成年人都会定期服用处方药物;生活在疗养院的老年人经常会应医生的要求服用抗精神病药物,以便控制与痴呆症相关的行为
  • 尽管自 2012 年以来,疗养院老人不当使用抗精神病药物的现象减少了近 30%,但人权观察 (Human Rights Watch) 认为,我们还可以采取更多措施,来加强这方面的工作
  • 老年人面临服用过量药物(包括麻醉止痛药)的风险,从而显著增加出现不良反应的风险,甚至可能进一步导致残疾或死亡
字体大小:

作者:Mercola 医生

《消费者报告》(Consumer Reports) 开展的一项调查 指出,如果您没有定期服用处方药物,那么,您可能属于少数人这一边。在近 2,000 名美国成人构成的样本中,超过一半的人都会经常服用处方药物,一般成人都至少在服用四种药物。自 1997 年至 2016 年,美国医生开具的处方增加了 85%。但在同一时期,美国总人口仅增加了 21%。

每个年龄阶段的人都有可能被确诊患上一种实际没有的病症,并在随后服用医生开具的自己本身并不需要的药物。很多人会选择非处方药物 (OTC) 或处方药物,以便减轻自己的痛苦和不适。您可能会认为非处方药物安全性很高,但随处都可以买到并非就意味着它没有风险。目前可以买到的很多非处方药,曾经都只能作为处方药物提供。

在诉讼案层出不穷,并且越来越担心惹上医疗事故纠纷的背景之下,医生常常会感到压力重重,因而会开具一些旨在缓解症状,而非治疗引发疾病的根本原因的药物。如果医生不遵循已公布的护理标准,而是力求为病人提供个性化的护理,就可能遭到同事的公开批评,并且可能面临所在专业机构的指责。

很多人都会因为自己根本没有的健康问题或疾病而服用处方药物,但其中一个人群的风险尤其之高,这就是疗养院生活的患痴呆症的老年人。

阿茨海默氏病会改变认知和行为

阿茨海默氏病是一种具有渐进性和不可逆性的神经系统疾病,它会逐步破坏记忆和认知功能。最终,患者将无法完成哪怕是最简单的日常任务,并且也无法记住曾经对自己非常重要的人。虽然估计的数值多有出入,但很多专家认为,美国预计有 500 万阿茨海默氏病患者,并且,阿茨海默氏病是导致美国人死亡的第六大疾病。

阿茨海默氏病和其他形式痴呆症的一些早期症状就是记忆障碍。早期症状不会妨碍日常生活,但随着疾病不断恶化,症状可能越来越严重,从而导致认知能力下降,以及推理或判断能力受损。最终,患者的整个大脑都会发生变化,导致沟通障碍以及完全无法生活自理。

在《认知和行为神经学》(Cognitive and Behavioral Neurology) 发表的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总结到,阿茨海默氏病患者的情绪会一直远远超出他们对所发生事情的记忆。这对于这种疾病的管理和护理具有重要意义,并且也可以为随着疾病恶化而发生的行为变化提供一个解释。

阿茨海默氏病可能造成没有任何明显原因的突发性情绪或行为变化,以及患者的情绪变化,包括极度混乱、多疑或恐惧等。这些情绪会导致行为发生重要变化,期间,患者可能变得暴力,或者试图逃离自己所处的环境。

化学抑制会增加死亡风险

为有效控制痴呆症和阿茨海默氏病患者常见的困难行为,医生会向生活在疗养院的老人开具抗精神病药物,即便这些患者并没有患上这些药物本该治疗的精神分裂症或其他严重精神疾病。现如今,这种现象已是屡见不鲜。从根本上而言,这些药物都是作为化学抑制剂。

人权观察 (Human Rights Watch) 在 2018 年发布的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约有 179,000 家疗养院都在向生活在这里的老人开具抗精神病药物,旨在控制他们的行为。2012 年,政府开始与疗养院开展全国性合作,旨在减少抗精神病药物的使用,随后,这些药物的使用量下降了约 30%,但依然有大量老人在服用没有任何医疗原因的处方药物。

医保与医助服务中心 (Medicare and Medicaid Services) 要求在 2019 年之前再减少 15%,但人权观察 (Human Rights Watch) 认为这还远远不够。该项研究还强烈建议,应加强知情同意程序,并且养老院应设立最低职工配置等级,以减少使用镇静措施,让工作人员更容易完成工作。

确实,我们必须降低痴呆症患者所面临的伤害,但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FDA) 针对抗精神病药物的使用发出了黑框警告,声称:患痴呆症相关性精神错乱的老年人一旦采用抗精神病药物治疗,就可能面临更高的死亡风险。

美国阿茨海默氏病协会 (Alzheimer’s Association) 建议,要尽量避免通过药物来控制行为,并且只在患者有可能伤害自己或他人的情况下,才使用药物。至于剂量,要针对患者的症状和具体情况来确定,医生必须考虑到痴呆症的潜在医疗原因,因为这可能会给任何一种药物的选择造成影响。

例如,对于携带路易氏小体(帕金森病患者神经细胞内的异常蛋白)的痴呆症患者,服用抗精神病药物就是非常不可取的。

美国老年人普遍过量服用

人权观察 (Human Rights Watch) 的研究强调了对老年人群服用的处方药物进行更大力度监控的必要性。在 65 岁到 69 岁的老年群体中,近 25% 的人每天至少服用五种处方药来治疗各种慢性疾病。

而在 70 岁到 79 岁人群当中,这个数字上升到了近 46%。尽管过量使用止痛药已经引起了全国性的关注,但许多专家和药房对处方药物的使用,以及老年人过度使用处方药等问题,却都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

15% 的老年人都会经历药物不良事件,而在这些问题中,近一半可能是由于医生和药房在治疗同一位病人时缺乏全面沟通而导致。

服用多种处方药通常会导致各种副作用,这些副作用可能被误解为新的问题,从而促使医生开具另一种处方药物。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中间可能历经数年。

在患者住院之后,医生还可能开具其他药物,并且,很多药物都是在没有与患者的初级护理医师沟通的情况下开具。老年人过量服药的风险尤其之高,并且可能遭受危及生命的副作用。一项 2015 年发布的研究发现,从 2000 年到 2012 年,服用至少五种处方药的美国人总数几乎翻了一番。

另一项由密歇根大学开展的研究则报告,1995 年至 2004 年间,至少服用三种精神病药物的 65 岁以上老年人增加了一倍。

密歇根大学老年人精神病专家 Donovan Maust 博士对他称之为临床惰性的一种现象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表示,这种现象就是不愿改变现状,不愿意改变此前由另一名医生为患者采用的药物和治疗。例如,当医生接手一位新病人之后,医生通常会认为此前开具的药物都是出于正当理由,即使这个理由在病历中没有记载。

另一项研究记录了老年人过量服用抗抑郁药物的现象,即便这些老年人并没有患上严重的抑郁症。在将两组服用抗抑郁药物的老年人的情感抑郁状况进行对比之后,研究人员发现,部分情绪健康状况更好的老年人在没有患上重度抑郁障碍的情况下,就开始服用抗抑郁药物,并指出对于老年人抗抑郁药物的有效性,目前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

阿片类药物的盛行,就是过量开具处方药物的有力证明

海洛因和阿片类药物的盛行,正在以令人震惊的速度杀死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单在 2014 年,就有近 30,000 死于阿片类药物(即众所周知的麻醉处方止痛药)和海洛因。

这个数字甚至超过了同一年死于交通事故的人数。过去 10 年间,这些药物的处方数量增加了 300%,随着医生不再给这些瘾君子重新填写处方,或不同意为他们提供超过处方剂量的药物,就导致了吸食海洛因泛滥成灾的现象。

2009 年,美国老年医学会 (American Geriatrics Society) 一改此前的指导方针,建议尽量减少布洛芬和萘普生等非处方止痛药的使用,相反,医生应考虑给所有患有中度至重度疼痛的患者开具阿片类药物。诸如此类的建议正推动处方药,尤其是麻醉止痛药的流行。

这些建议的出发点并非减轻老年人的痛苦,而是出于专家与制药公司的利益关系,制药公司会花重金请他们担任代言人、顾问和咨询。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 (DHHS) 指出,在医疗保险体系内,阿片类药物支出的增长速度,比所有其他药物都要更快。

该报告清楚地显示,联邦医疗保险 (Medicare) 接受者会收到多个阿片类药物的处方,用于治疗癌症疼痛或绝症(这些强效药物的传统用途)以外的其他健康问题。据部分州报告,联邦医疗保险患者的处方药比例超过了 40%。尽管人们使用了大量阿片类药物,但没有科学证据表明使用这些药物会带来任何长期功效。

但研究确实证实了,此类药物的上瘾风险非常高,一旦医生不再提供处方,阿片类药物很容易就会为海洛因成瘾打下基础。

拒绝处方药行动逐渐兴起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学教授、心脏病学家 Rita Redberg 博士正在与其他医生合作,试图通过一种他们称之为拒绝处方药(deprescribing) 的草根运动,来扭转过度开具处方药的趋势。

这是一个系统化的停止用药的过程,这些药物要么与病人已经在服用的其他药物重复,要么是根本不必要的药物。这个想法最初在加拿大和澳大利亚萌芽,但现在,它在美国的声势逐渐浩大,很多人都希望借此减少开具给老年人的不必要的药物数量。

乔治城大学家庭医学教授 Ranit Mishori 博士谈到了这项挑战,他表示:医生向来接受的教育就是:开药。从来没有人教过我们,应该如何帮助人们远离药物。虽然越来越多的人对减少老年人的服药数量给予了很多的关注和支持,但目前的困难就在于,如何以最安全、最有效的方式远离药物。

鼓励消费者购买药物的铺天盖地的商业广告、医生继续采用其同事制定的治疗方案的强烈倾向,都是这项运动的支持者面临的阻力。

就处方药物与您的家人或医生进行坦诚交流

正在咨询医生的老年女性

与您的医生和医疗保健提供者进行开诚布公的交流,对于保护你的健康和你的家人的健康至关重要。请确保您了解药物的副作用、采用药物治疗的必要性,以及是否存在上瘾的可能性。

同时,还要将您正在使用的其他药物告知医生,并且始终使用同一家药房来购买处方药物,这样,药剂师就能追踪潜在的药物相互作用和您可能出现的副作用。

在接受处方药物之前,请先咨询您的医生,了解是否可以通过对生活方式做出潜在调整,来降低您对药物的需求,并改善您的健康状态。您也可以考虑无需用到药物的止痛方法,并坚持采用含有大量有机、非转基因天然食物的饮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