胆固醇过高,这 7 大因素不得不考虑

胆固醇

概要一览 -

  • 如果有人建议您远离富含胆固醇以及含有大量饱和脂肪的食物,那么,这样做可能增加您患心脏病的几率,因为这些营养物质对于心脏健康至关重要
  • 胆固醇是您体内最重要的分子之一;它对于细胞的构建,应激激素、性激素以及维生素 D 的形成必不可少
  • 总胆固醇几乎无法预测您患心脏病的风险。其他检测,包括 NMR Lipoprofile(核磁共振脂蛋白检验)、HDL(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胆固醇水平比值以及甘油三酯/HDL 比值等,可以提供更为准确的风险评估
字体大小:

作者:Mercola 医生

当我在 80 年代中期开设自己的医疗诊所时,人们很少会讨论到胆固醇或者表现出对胆固醇过高的恐惧,除非您的胆固醇水平超过 330。

但经过这些年,胆固醇变成了一个家喻户晓的名词,人们都知道要尽可能降低胆固醇的水平,否则可能遭受严重后果。到今天,膳食脂肪和胆固醇依然被描绘成您可以吃到的最糟糕的食物。

我对此感到很遗憾,因为这些谬误实际上会危害您的健康。胆固醇是人体内最重要的分子之一,它对于细胞的构建,应激激素、性激素以及维生素 D 的形成必不可少。

由于这些有关胆固醇的假设都大错特错,这也意味着高胆固醇的建议疗法——低脂肪、低胆固醇饮食以及降胆固醇药物等,实际上弊大于利。

例如,他汀类药物治疗方案很大程度上有害健康、成本高昂,并且已经有数百万患者的健康因为这些药物而受到不良影响。Frank Lipman 医生在一篇专题文章中指出:

由于有关胆固醇和心脏病的错误理论大行其道,使得医学界对于降胆固醇这一主题格外痴迷。

事实上,研究已经发现,在第一次经历心脏病发作时,四分之三的人胆固醇都处于正常水平;众所周知的 Framingham 心脏研究在过去 30 多年间收集的数据也已发现,对于大部分年龄阶段的人,高胆固醇都不会导致死亡风险上升。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还要想尽一切办法降低胆固醇呢?

对于老年人,低胆固醇引起的死亡实际上更常见研究结果显而易见——医生开具他汀类药物是基于一种错误的假设,并且它们还会造成危害。

在文章中,Lipman 医生介绍到了,当您向医生咨询与自己的胆固醇水平有关的问题时,您必须首先了解下面这七件事。首先,您务必要认识到,胆固醇会导致心脏病这一传统观点,是基于一项从一开始就存在严重缺陷的研究。

#1:存在缺陷的胆固醇科学已经造成了不可估量的危害······

这包括 Ancel Keys 在 1953 年开展的七国研究 (Seven Countries Study),该研究认为摄取膳食脂肪与冠心病存在关联。当 Keys 发表证明这种关联的分析时,他只选择性地用到了来自区区 7 个国家的信息,尽管一共有 22 个国家的数据可供他使用。

他排除在外的,是那些不符合他预想假设的数据。如果对所有 22 个国家的数据进行分析,这种关联就会荡然无存。另外,Lipman 医生还指出:

到现在,有关胆固醇的主流观点很大程度上都是基于 20 世纪 60 年代开展的一项有影响力但又存在缺陷的研究。该研究的结论就是,食用大量肉类和乳制品的男性胆固醇水平较高,患心脏病的风险也较高。

这种理论已经变得根深蒂固,导致过去 40 多年一直流行这样一种观点:远离饱和脂肪和胆固醇,将有助于降低心脏病风险。

这种观念进一步引发了实验室制造低脂/无脂改造食物的热潮,并催生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降胆固醇药物行业,以求全面降低心脏病的风险。但这种方法有效吗?答案是否定的。

它不仅没有改善人们的健康,反而导致了肥胖和糖尿病的流行,最终导致心脏病发病率上升——这完全不是我们所希望的结果。

#2:胆固醇对于人体健康至关重要

胆固醇的重要性

胆固醇是一种柔软的蜡状物质,它不仅存在于您的血液中,也存在于您体内的每一个细胞中,它有助于形成细胞膜、激素(包括性激素睾丸素、黄体酮和雌激素),以及能够帮助您消化脂肪的胆汁酸。

它对于维生素 D 的形成非常重要,而维生素 D 是最佳健康不可或缺的成分。当阳光接触到裸露的皮肤时,皮肤内的胆固醇就会转化为维生素 D。它还可以作为神经细胞的隔离物。

胆固醇对于大脑健康同样至关重要,并且有助于记忆的形成。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较低,可能导致记忆衰退以及阿茨海默氏病,还可能增加您抑郁症、中风、出现暴力行为以及自杀的风险。

#3:总胆固醇水平几乎无法预测您的健康风险

肝脏制造的胆固醇约占人体总胆固醇的四分之三或以上,它可分为两类:

  • 高密度脂蛋白(简称 HDL) — 它也被称为有益胆固醇,实际有助于预防心脏病。
  • 低密度脂蛋白(简称 LDL) — 它是在血液中循环的有害胆固醇,传统观念认为,它可能在您的动脉内堆积,形成斑块,使动脉变得狭窄且柔韧性下降(动脉粥样硬化)。如果在其中一个通向心脏或大脑的狭小动脉中形成血栓,就会导致心脏病发作或中风。

HDL 和 LDL 的划分依据,是胆固醇与蛋白质粒子结合的方式。LDL 和 HDL 都是脂蛋白——也就是会与蛋白质结合的脂肪。胆固醇具有脂溶性,而血液中大部分为水。如果要将其输送到血液中,胆固醇必须由脂蛋白携带,而脂蛋白又是按密度分类的。

较大的 LDL 分子不会危害健康。只有密度较低的 LDL 分子才可能造成健康问题,因为它们可以穿透动脉的内壁。一旦被氧化,就会形成损伤和炎症。

因此,更准确的说法是人体内存在有益有害的脂蛋白(而不是有益有害的胆固醇)。Stephen Sinatra 医生经过行业认证的心脏病学家 ,以及注册综合医学临床医师Chris Kresser (L.Ac) 在之前接受的采访中都曾提到这个问题。包括国家脂质协会(NLA) 在内的一些组织,现在开始都将重点转向 LDL 粒子数量而不是总胆固醇和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水平,以便更好地评估心脏病的患病风险。但它仍未撼动主流观念。一篇特刊文章指出:

这样一来,你的血液中可能含有大量不那么令人担忧的大颗粒 LDL,但你仍然需要服用他汀类药物。随着美国心脏病学会和美国心脏协会提出新的,也是备受争议(依我之见可以称得上危险)的‘更广泛治疗网络’指导方针,预计这种情况还会大量增加。新的指导方针预计将使得另外 1500 万成年人(以及一些孩子)符合服用他汀类药物的条件,以降低其胆固醇水平,而不管这些脂蛋白属于哪种类型。

#4:深入发掘您的风险因素······

所幸的是,一旦您了解粒子的大小和数量,就可以掌控自己的健康,并要求医生进行此项检测,或您亲自预约检测。Kresser 推荐使用 NMR LipoProfile 检查,它在所有大型实验室都有提供,包括 LabCorp 和 Quest。正如 Lipman 医生指出的,如果医生告知您,根据标准血脂状况您的胆固醇过高,则务必要对胆固醇有一个更完整的了解——尤其当您有心脏病或其他危险因素的家族病史。他写道:

敦促你的医生检查并评估其他经常被忽视,但却可能更重要的因素,可以让您对自己的当前状况有一个更为清晰透彻的了解。这些因素中就包括检测超敏 C 反应蛋白、LDL 胆固醇(有时被称为 NMR Lipoprofile)粒子大小、脂蛋白 (a) 和血清纤维蛋白原。这些可测量的物理线索将帮助你解开更多的谜团,并让你和你的医生开发更具针对性的计划,帮助管理你的风险,而无论是否要用到胆固醇药物。如果你的医生对胆固醇背后的医学原理漠不关心,那么,是时候换另一个医生问诊了。

#5:对支持他汀类药物的研究要非常谨慎

大部分支持他汀类药物的研究都由制药商赞助,因而只会公布对自己有利的结果。更糟糕的是,在制定指导方针之时,利益冲突已经成为一种常态,而非例外。例如,美国心脏协会 (AHA) 以及美国心脏病学会 (ACC) 在 2013 年发布了具有高度争议的胆固醇治疗指南,该指南的制定者就是一群存在利益冲突的人。这包括:

  • 研究报告的首席作者 Neil J. Stone 医生,他是使用他汀类药物的忠实支持者,他通过教育讲座,获得了雅培 (Abbott)、阿斯利康 (AstraZeneca)、百时美施贵宝 (bristoll - myers Squibb)、科斯 (Kos)、默克 (Merck)、默克/先灵葆雅 (Merck/Schering-Plough)、诺华 (Novartis)、辉瑞 (Pfizer)、Reliant 和三共 (Sankyo) 等多家制药公司提供的酬金。他还担任雅培、默克、默克/先灵葆雅、辉瑞和 Reliant 等公司的顾问。
  • 报告中列出的第二作者 Jennifer Robinson,她曾在 2011 年接受《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 采访时承认她曾接受七家制药公司的研究资金,其中包括一些最畅销的降胆固醇药物。
  • 另一位作者是 C. Noel Bairey Merz,她获得了辉瑞、默克和科斯 (Kos) 的演讲酬金,并曾担任辉瑞、拜耳 (Bayer) 和EHC (默克) 的顾问。她还获得了辉瑞、宝洁 (Procter & Gamble)、诺华、惠氏 (Wyeth)、阿斯利康 (AstraZeneca) 和 Bristol-Myers Squibb Medical Imaging 提供的无限制继续医学教育机构资助,以及默克提供的研究资助。另外,她还持有波士顿科学公司 (Boston Scientific)、IVAX、礼来制药 (Eli Lilly)、美敦力公司 (Medtronic)、强生公司 (Johnson & Johnson)、SCIPIE Insurance、ATS Medical 以及博适(Biosite) 等公司的股票。

#6:评估您对于降胆固醇药物的实际需求

正如 Lipman 医生所指出的,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降低胆固醇的药物并非必需品,并且也不是谨慎的做法——尤其当您的家庭中存在高胆固醇并且长寿的案例。无论如何,不要害怕反驳,告诉你的医生你更希望不要采用药物治疗,他写道,如果你面临的并非紧急情况,不妨与医生讨论一下,是否可以尝试更全面的方法,根据你的所有特定风险因素将你的检验结果降低至正常或健康的区域,而不仅仅是降低你的胆固醇指数。

除上文中提到的包括 NMR Lipoprofile 在内的检测以外,您也可以通过下面这些检测,更好地评估心脏疾病风险,这样要好过于单纯依赖总胆固醇水平进行评估。

  • HDL/胆固醇比值 — HDL 百分比是非常有效的心脏病风险因素。只需用 HDL 水平除以您的总胆固醇水平,得出来的结果应高于 24%。
  • 甘油三酯/HDL 比值 — 甘油三酯和 HDL 比例也是采用相同的计算方法,其结果应该在 2% 以下。
  • 空腹胰岛素水平 — 任何富含碳水化合物(比如果糖和精制谷物)的正餐或零食,都会导致血糖快速上升,随后,身体会生成胰岛素以便对高血糖进行补偿。摄入过多碳水化合物后释放的胰岛素,会促进脂肪堆积,让您的身体更难减掉多余的体重。多余脂肪,尤其是腹部周围的多余脂肪,是导致心脏病的主要原因。
  • 空腹血糖水平 — 研究已经发现,空腹血糖水平在 100-125 mg/dl 之间的人患冠心病的风险,是空腹血糖水平在 79 mg/dl 以下的人的 300%。
  • 铁水平 — 铁可以造成非常强大的氧化压力,因此,如果您的铁水平过高,就可能损伤血管,增加您患心脏病的风险。理想情况下,您应该监控铁蛋白水平,确保将其维持在不高于 80 ng/ml 的水平。如果铁水平升高,最简单的降低铁水平的方法就是献血。如果这种方法不可行,您也可以进行放血治疗,从而有效地消除体内多余的铁。

还有一条重要的补充提示:如果您决定服用他汀类药物,就需要确保同时服用CoQ10或泛醌。45 岁以上的美国人中,就有四分之一的人正在服用他汀类药物,大多数人并不知道,他们需要同时服用辅酶 Q10 来缓冲这种药物的严重副作用。正如 Sinatra 在此前解释道,他汀类药物不仅会阻断胆固醇生成的通道,还能阻断其他多个生化通道,包括 CoQ10 和角鲨烯——Sinatra 医生认为后者对预防乳腺癌至关重要。

他汀类药物引起的角鲨烯减少,也可能提高免疫系统功能紊乱的风险。由药物引起的 CoQ10 损耗,正是他汀类药物增加急性心力衰竭风险的原因所在。如果您正在服用他汀类药物,就必须同时服用辅酶 Q10 补充剂,因为您无法通过饮食进行足量补充 CoQ10。Sinatra 医生建议最少服用 100 毫克 (mg),但更为保险的做法是每天服用 200 毫克优质 CoQ10 或泛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