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大骗局第二部分: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FDA) 曾试图关闭这家出色的医疗机构

癌症

概要一览 -

  • 多年以来,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FDA) 一直企图关闭 Burzynski 医生的替代癌症疗法诊所,该诊所使用无毒的抗肿瘤物质来治疗高致命性癌症,成功率达 50% 至 60%
  • 传统医学方法是通过手术以及极为强效的毒素和危险的放射来“搜索并摧毁”癌细胞
  • 大部分传统疗法都创立于我们对癌症所知甚少的年代,但时至今日,它们依然被普遍作为“标准”的癌症治疗方法
字体大小:

作者:Mercola 医生

1971 年,美国总统理查德·尼克松公开向癌症宣战,制定了《国家癌症法案》,国家癌症计划应运而生。仅在头三年,这个项目就获得了令人咂舌的 16 亿美元拨款,该项目的负责人甚至可以直接向总统汇报工作。

那么,40 年之后,这场针对癌症的战争进展如何呢?

人们可能会认为,在经过 40 年的狂热研究和数十亿来源的财政投入之后,我们应该完全可以控制这种可怕的疾病。这种猜测似乎完全在情理之中,我们不妨看一下其他技术领域的理念和创新经历的爆炸式发展。例如,您的手机现在比当时最大的超级计算机还要强大。

但很遗憾,这场癌症斗争是一个巨大的失败,其中的原因也在《Cut, Poison, Burn》(切、毒、烧)这部纪录片中得到了详细的解释。

这场游戏被近乎荒唐的贪婪所统治。在这场长达 40 年的战争中,最大的受益者是那些制药公司和利润丰厚的整个癌症行业,包括美国癌症协会 (American cancer Society) 等所谓的非盈利组织。

过去四十年间,癌症发病率非但没有下降,反而有所上升,并且现在已经超过心脏病,成为导致 45 岁至 74 岁美国人死亡的头号杀手。根据这部电影中详细的统计数据,三分之一的女性和两分之一的男性会在一生中的某个阶段患上某种癌症!

癌症患者的健康自由受到严重限制

健康自由

这部影片讲述了 Jim Navarro 和 Donna Navarro 夫妇的故事,他们年幼的儿子被诊断出患有恶性脑瘤髓母细胞瘤。传统的治疗方法,包括强效化疗药物和放射疗法,几乎没有给他们带来任何希望。即便他们的儿子在治疗之后幸存下来,也可能承受多种副作用,包括听力丧失、脑损伤、累积智商下降和其他癌症,这些还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这对夫妇决定拒绝为儿子采用传统疗法,而是寻求替代方案,但就像很多其他人一样,他们很快意识到,在当前的医疗模式下,他们根本不能自由地选择他们认为适合自己孩子的疗法······确实如此,美国的先辈们抛头颅洒热血而争取来的自由,已经逐渐被腐蚀到这种悲惨的境地。

医生对他们提出了虐待儿童和忽视儿童的指控。尽管如此,他们还是为自己选择的权利而斗争,只为有权选择不让自己的儿子遭受不必要的痛苦,因为这种治疗可能会杀死他们的孩子,就像疾病本身一样,与此同时,他也要在这个过程中经受严酷的折磨。他们偶然发现了 Burzynski 医生在德克萨斯州开设的治疗诊所,但是 FDA 阻止他们获取这种尚未经批准的治疗。

Navarro 夫妇的故事令人心碎,但也发人深省,所以我希望各位读者能花一点时间看完整部电影,了解如果您处于类似的情况之下,会发生什么事情。如果你们想帮助 Navarro 夫妇支付 Thomas 的医疗账单,我鼓励您购买一份电影拷贝.它按照价值定价法出售,也就是说您可以支付 1.99 美元以上下载一份,具体价格取决于您愿意支付的金额。您可以支付 10 美元购买一份 DVD 拷贝。这部电影的一部分收益将捐赠给癌症组织,这些组织会将全部收益捐给与癌症作斗争的家庭,而不是美国癌症协会。

您务必要认识到,如今的癌症行业建立在金钱而非健康的基础之上。联邦政府和美国癌症协会实际上正在让形势变得更糟糕,而不是好转。

在病人死于治疗之前杀死癌症 = 成功

面对致命疾病,人们总是会想尽一切办法活下来。患者对死亡的恐惧以及医疗机构在提供标准医疗时的恃强凌弱组成了一个残酷的结合,它是推动癌症行业持续发展的基础之一,因为经过批准的标准疗法并不便宜。从确诊到最终死亡,每位患者的平均费用为 35 万美元,有些患者甚至高达 100 万美元。

自 1971 年抗癌战争开始以来,已经有超过 1480 万美国人死于某种形式的癌症。每天有 1500 人死于癌症,仅 2009 年一年就有 56.5 万人死于癌症。

这个数字着实令人震惊。

尽管某些类型癌症的治疗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但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我们在最常见癌症的治疗方面几乎没有取得任何进展,尽管我们每年都要在研究上花费数十亿美元。

从根本上而言,癌症可以看做是细胞生长不受生物调节控制。传统医学方法是通过手术以及极为强效的毒素和危险的放射来搜索并摧毁癌细胞。尽管癌症领域总会吹嘘开发出了新颖和改进的药物,但目前的癌症治疗方法实际上相当陈旧,只不过是用极其昂贵并且会毒害身体的手段来治疗表面症状。

但是正如这部纪录片所指出的,只要癌细胞在病人死亡之前被杀死,这项治疗很大程度上就会被认为是成功的。

大部分传统疗法都创立于我们对癌症所知甚少的年代,但时至今日,它们依然被普遍作为标准的癌症治疗方法。

例如,化学疗法发明于 1960 年,当时人们发现毒气可以杀死老鼠体内的癌细胞。事实证明,这种效果无法在其他老鼠身上复制成功,但出于某种原因,它在最初的研究中似乎非常有效。这个侥幸成功的试验,是日后创立化学疗法的最初基础。当人们意识到化学疗法本身并不是那么有效的时候,又加入了放射疗法,现在,化学疗法和放射疗法相结合,是很多癌症患者面临的常态。

癌症药物也可能导致癌症

另一个问题是研究发现,很多化疗药物可能引发癌症。轰动一时的乳腺癌药物他莫西芬 (Tamoxifen) 就是这样一个例子。它确实可减少乳腺癌细胞,但它会让患者患子宫癌的风险增加一倍多。如果服用五年以上,它可能再次增加乳腺癌复发的风险。但癌症行业并没有淘汰这种药物,而是告诉患者,就算患子宫癌也没关系,反正可以通过子宫切除术成功治愈。

整个癌症行业都建立在使用有毒方法清除体内癌细胞的基础之上,他们不会仅仅因为一种药物危害健康就将它淘汰掉,因为在患者使用抗癌药物的时候,真的没有太危险这种说法。

Whitaker 医生指出:

我们一开始就错了,却还是执迷不悟,现在,我们正在为此付出代价。

代价就是您的健康,即便您熬过了治疗,也不一定能健康活下来,何况还有很多患者根本没法熬过治疗。总的来说,接受化疗的患者和那些什么也不做的患者,其存活时间差别并不大。主要区别是接受标准治疗的患者比没有接受任何治疗的患者遭受的痛苦要多得多。

问题在于:真的有必要这样做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