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抑郁药物的阴影

抗抑郁

概要一览 -

  • 服用某些抗抑郁药物的人患躁狂症和躁郁症的风险,要比其他人高出 30% 以上
  • 孕中期或孕晚期服用抗抑郁药物,可能导致儿童患自闭症的风险增加 87%
  • 认知行为疗法治疗抑郁症的效果可以媲美第二代抗抑郁药物
字体大小:

作者:Mercola 医生

抗抑郁药物是除了抗生素以外最经常使用的一类处方药物,超过十分之一的美国人(50 至 64 岁女性的比例大约为四分之一)都在服用这类药物。

很多人认为这类药物是目前治疗抑郁症症状的最佳方案,但实际上,抗抑郁药和安慰剂相差无几,而且二者对于大部分抑郁症患者都不起作用。

《公共科学图书馆·医学》(PLoS Medicine) 发表的一项荟萃分析发现,只有最严重的抑郁症才会对抗抑郁药产生反应,并且这种反应微乎其微。除了效果不佳以外,您还必须考虑这些药物引起的副作用——事实上,它们的副作用多不胜数。

抗抑郁药物可能增加您患躁郁症的风险

如果您正在考虑服用抗抑郁药物,原因很可能是您想要感觉更好。然而,被称之为血清素再摄取抑制剂 (SSRI) 的抗抑郁药物可能会给您带来一系列新的精神问题,尤其是躁狂症和躁郁症的各种症状。

SSRI 包括帕罗西汀 (Paxil)、左洛复 (Zoloft)、西普兰 (Celexa) 和依地普仑 (Lexapro) 等药物。在近期开展的研究中,英国伦敦国王学院精神病学、心理学和神经科学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回顾了逾 2.1 万份医疗记录。

这些处方抗抑郁药物可能导致患躁狂症和躁郁症的风险稍稍增加。而对于服用 SSRI 和另一种名为文拉法辛 (Effexor) 的抗抑郁药物的患者,其风险可增加 30% 以上。

这是一项观察性研究,这意味着,它不能证明是抗抑郁药物导致了风险增加;但它的结果表明,在对抑郁症患者进行治疗时,必须对可能导致躁狂症的风险因素加以考虑。

孕期服用抗抑郁药物可能导致儿童自闭症

孕期服用抗抑郁药物

据估计,14% 的美国孕妇都会使用抗抑郁药物,并且是在向医生确认过这种做法安全无害之后。但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孕妇需要谨慎对待抗抑郁药物。

最近,《美国医学会杂志》 (JAMA) 儿科学发表的一项研究得出结论,在妊娠中期和/或晚期使用抗抑郁药物,尤其是 SSRI,可能增加儿童患自闭症谱系障碍 (ASD) 的风险,即便将母亲患抑郁症的影响考虑在内。

在回顾魁北克省从 1998 年到 2009 年的怀孕数据后,研究人员发现,在妊娠中期或晚期使用抗抑郁药物可能导致儿童患自闭症的风险增加 87%。

服用 SSRI 可能导致儿童患自闭症的风险增加一倍,而服用两种或以上抗抑郁药物的孕妇可能导致儿童患自闭症的风险增加四倍。

SSRI 的作用原理是阻止神经递质血清素的再摄取(回到神经末梢)。这样一来,供大脑使用的血清素也更多,从而被认为有益于改善情绪。

但血清素与胎儿的大脑发育有关,尤其是在孕中期和孕晚期,因此,利用 SSRI 对其进行操控很可能引起问题。众所周知,这些药物可以穿越胎盘屏障,进入胎儿体内。

1999 年到 2003 年期间,服用抗抑郁药的孕妇数量增加了一倍多,与此同时,自闭症的患病率也有所上升,从 1966 年的 0.04% 上升到了 2015 年的 1% 左右。

美国儿科学会自闭症委员会前主席 Susan Hyman 在接受《新西兰先驱报》采访时表示:

我们需要更加谨慎地看待产前环境。它不仅仅关乎在分娩之时可能出现的先天缺陷,还可能造成更为长期的后果。

《美国医学会杂志》儿科学开展的研究发现,怀孕前三个月使用抗抑郁药物与自闭症之间不存在关联。但此前开展的多项研究却发现了不同的结果

一项研究发现,患自闭症的男童在子宫内接触 SSRI 类抗抑郁药物的可能性,是没有患自闭症的男童的三倍,同时还发现,如果母亲在怀孕的前三个月服用 SSRI 类抗抑郁药物,男童患抑郁症的风险也最高

维生素 D 可能有助于预防自闭症

自闭症/抗抑郁药物之间的关联,可能与血清素代谢有关,而血清素代谢又会受到维生素 D 的影响。维生素 D 委员会 (Vitamin D Council) 创始人 John Cannell 及其他众多科学家,都强调了孕妇缺乏维生素 D 与自闭症患病率上升之间的关联。

早在胎儿发育早期,维生素 D 受体就已经出现在各种各样的脑组织中,而激活的维生素 D 受体有助于促进大脑中的神经生长。

另外,根据儿童医院奥克兰研究所 (Children's Hospital Oakland Research Institute) 开展的一项研究,维生素 D 可能通过激活负责生成色氨酸羟化酶 2 (TPH2) 的基因,来影响自闭症行为。TPH2 是一种可将大脑中的色氨酸转化为血清素的酶。

此项研究还发现,另外两种与社会行为有关的大脑激素——催产素和加压素,也可能由维生素 D 激活。据 Newswise 网站报道:

这表明,我们需要足够的维生素 D,以便在大脑中生成血清素。而血清素又将进一步塑造大脑的结构和神经连接,充当神经递质,以及影响社会行为。

他们还发现,生成色氨酸羟化酶 1 (TPH1) 的基因受维生素 D 激素的抑制,从而在随后停止血清素在肠道和其他组织内的生成。这些组织内的血清素过量会引发炎症。

这种机制也解释了有关自闭症的很多已知,但此前却不被理解的事实,这包括:

1) 血清素异常:自闭症儿童大脑中血清素水平较低且血液中血清素水平较高

2) 自闭症男童多于自闭症女童:雌激素是一种类似的类固醇激素,也可以提高女童大脑中的血清素水平

3) 自闭症儿童母亲的胎脑内存在免疫抗体:维生素 D 通过抑制 TPH1 来控制调控 T 细胞的生成。

研究人员建议采用维生素 D、色氨酸和ω-3 脂肪相结合的治疗方法,从而以天然方式提高大脑中血清素的浓度,而不会产生副作用。维生素 D 被认为是导致自闭症患病率上升的一个因素,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根据此前开展的一项调查,孕妇严重缺乏维生素 D 确实与自闭症的患病率上升有关。

我个人认为,维生素 D 可能是导致自闭症的最主要因素之一,由于孕妇缺乏阳光照射,而进一步导致胎儿且缺乏维生素 D,从而使得胎儿大脑发育异常的风险大大增加。

我相信,确保将孕妇的维生素 D 水平达到 50-70 ng/ml 这一正常范围,是从根本上减少自闭症的最重要改变之一。

孕期使用抗抑郁药物可能导致 ADHD 和先天缺陷

可能怀孕的女性及已经怀孕的女性都需要谨慎考虑使用抗抑郁药物,不仅仅是因为这样做会导致自闭症的风险增加。

研究显示,在怀孕期间服用 SSRI 可能增加出生体重过低、早产、胎儿死亡、婴儿死亡、新生儿癫痫发作和需要机械通气的风险。

研究还发现,孕期服用抗抑郁药物的女性生育的孩子更容易患上多动症 (ADHD)。此项研究还发现,孕期服用抗抑郁药与后代患自闭症的风险之间存在一定关联,但如果考虑到严重抑郁症的实质历史,这种关联就会变得不那么明显。

发表于《英国医学杂志》(BMJ) 的另一项研究深入了解了在妊娠前三个月和前一个月使用 SSRI 产生的影响。

研究人员分析了近 3 万名女性的数据,发现使用抗抑郁药 Paxil(帕罗西汀)可能导致五种先天缺陷的风险增加,包括心脏缺陷和先天无脑畸形(这是一种大脑和颅骨形成异常的疾病)。

使用 Prozac(氟西汀)与两种先天缺陷有关,包括心壁缺陷和颅骨形状异常(颅缝早闭)。绝对风险的增加幅度非常小,比如每 10000 名女性中有 10 名可能生下患有心脏缺陷的婴儿,但在使用 Paxil 的女性中,这一比例增加到了 24 名。

尽管如此,服用药物的女性生下的婴儿出现先天缺陷的几率要增加两到三倍,再加上证明服药危害的研究数不胜数,而证明其益处的研究却寥寥无几,这就足以让人产生严重的担忧。另外:

  • 怀孕期间长期使用 SSRI 可能导致儿童在三岁时语言能力较低
  • 在孕中期和孕晚期使用抗抑郁药物的女性更有可能流产
  • 婴儿在子宫内接触 SSRI 会增加畸形足、低出生体重和持续性肺动脉高压的风险
  • 产前接触 SSRI 的婴儿出生时 Apgar 得分较低,Apgar 是衡量新生儿健康状况的一项指标
  • SSRI 可能会破坏胎儿的深度睡眠,而深度睡眠对于胎儿的正常生长和发育都至关重要;它们可能导致流产的风险增加,许多在子宫中接触 SSRI 的婴儿甚至会在出生时出现 SSRI 戒断症状

SSRI 故事:抗抑郁药物的噩梦

抗抑郁药的潜在副作用广泛而深远。例如,研究表明,服用 SSRI 可能让您骨折的风险增加一倍。这是因为血清素也会参与骨骼的生理活动。

如果您利用药物来改变血清素水平,就可能导致骨密度降低,增加骨折的风险。一项针对绝经后女性的大型研究还发现,服用三环类抗抑郁药或 SSRI 的女性出现致命中风的几率要高出 45%。

研究还发现,服用抗抑郁药物的女性的总体死亡率要高出 32%,而其他研究则认为服用抗抑郁药物与动脉增厚有关,而动脉增厚又可能会增加心脏病和中风的风险。然而,这些药物最令人担忧的副作用,尤其对整个社会而言,是自杀念头和暴力行为。

在 SSRIStories.org 网站,您可以浏览超过 6000 篇报道,其中都谈到了处方药(主要是 SSRI)可能导致包括暴力行为在内的严重副作用。这些副作用包括谋杀-自杀、产后反应、路怒症、学校和其他大规模枪击事件、工作场所暴力等等。该网站指出:

这个网站上包括很多这样的案例:年纪轻轻就要服用医生随意开具的针对抑郁症的处方药物,只为缓解诸如失去亲人、被同学欺负、对学校或人际关系感到焦虑等情绪问题。通常,最开始治疗的目的只是为了缓解不愉快的生活经历造成的影响,结果却导致自杀、杀人、酗酒或吸毒成瘾。

毫无疑问,如果他们的家人知道这些风险,一定试图阻止自己的最爱服用这些药物。但他们的家人对此毫不知情,因为没有人告知。就算他们有可能认识到抗抑郁药物才是问题所在,也是在药物已经造成严重的损害之后,在很多时候,它都意味着死亡。

谈话疗法和抗抑郁药一样可以治疗严重的抑郁症

如果您被确诊为抑郁症,就要注意,您可以采取的治疗方案多种多样,其中就包括认知行为疗法 (CBT)。研究人员在对 11 项研究进行系统性回顾后发现,第二代抗抑郁药物与 CBT 的效果并无统计学上的差异。

研究报告的第一作者、位于教堂山的北卡罗来纳大学三角研究所的研究员 Halle Amick 在接受 Medicine Net 采访时表示:

······这两种疗法并不存在统计学或临床意义上的差距······但我们也不能说哪种疗法更为优越。我们所能说的就是,这两种方法同样有效······另一方面,药物带来副作用的风险更高。我们的数据没有进一步探索这些问题,但如果要在这二者之间做出选择,就必须将这些问题纳入考虑。

即便如此,无论您倾向于哪种治疗方式,如果您正经历严重的抑郁症,请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对于轻度抑郁症,以及在重度抑郁症进行专业治疗以外,您还应该重视恢复生活和身体的平衡

停药,尤其是突然停药,可能导致严重的精神和/或身体问题。每个人的情况都有所不同,但您务必要做到的是逐步停止服药,有时可能需要一年或更长时间,最好是在符合资格且经验丰富的专家的监督下进行。

很多地区都很难找到知识渊博且愿意帮助患者戒断药物的医生。一旦停止服药,最初开具处方抗抑郁药物所针对的症状或问题可能会进一步严重化。停止服药可能造成一系列问题,包括头痛、大脑‘麻痹’、失眠、嗜睡或疲劳,或者感到愤怒、烦躁,甚至是极端、无法控制的愤怒,以及无数其他症状。

抑郁症的非药物治疗方案

研究证实,目前确实存在安全有效的抑郁症治疗方法,并且也无需用到不安全的药物。这包括上面提到的改善肠道健康,以及:

显著减少糖分(尤其是果糖)、谷物和加工食品的食用量。(除了含有大量糖分和谷物以外,加工食品还可能含有各种添加剂,可能影响大脑功能和精神状态,尤其是味精和人工甜味剂,如阿斯巴甜。)

对于这一主题,您可以参考一部非常有价值的著作《The Sugar Blues》(糖的忧郁)。它由美国作家兼新闻编辑部助理编辑 William Dufty 写于 30 多年以前,书中对糖分和精神健康进行了详尽的讨论。

增加益生菌食物的食用量,包括发酵蔬菜和克非尔,以促进健康的肠道菌群。越来越多的证据告诉我们,拥有健康的肠道能够给身体和精神健康带来深远而重要的影响,肠道细菌失衡可能给精神健康带来严重影响。远离糖分也有助于达到这个目的。

这在怀孕期间尤其重要,因为如果母亲的菌群不正常,很可能会导致宝宝的菌群异常。她的阴道内生存的所有有机体,最终也会接触宝宝全身的皮肤,并进入宝宝的肠道。

补充充足的维生素 B12。缺乏维生素 B12可能导致抑郁症,并且四分之一的人都处于缺乏状态。

优化您的维生素 D 水平,最好是通过定期阳光照射。维生素 D 会对情绪产生重要影响。一项研究发现,维生素 D 处于最低水平的人患抑郁症的几率比维生素 D 水平正常的人要高出 11 倍。

要补充维生素 D,最理想方法是获得充足的阳光照射,或使用高品质日光浴床。如果上面两种方法都不可行,您也可以考虑维生素 D3 补充剂,但您必须定期监控维生素 D 水平。

补充足够的动物源性 ω-3 脂肪。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大脑 60% 都是脂肪,但不是普通的脂肪,而是 DHA。这是一种动物源性 ω-3 脂肪,它和 EPA 都能对良好的大脑功能和精神健康带来至关重要的影响。

遗憾的是,大部分人都无法通过饮食获得足够的 DHA。因此,您务必要确保服用优质动物源性 ω-3 脂肪,比如磷虾油,或者定期食用沙丁鱼或鳀鱼。

Stoll 博士是哈佛大学的精神病学家,他也是最早收集证据,支持使用动物源性 ω-3 脂肪治疗抑郁症的先驱之一。他还撰写了一部非常出色的作品《The Omega-3 Connection》(ω-3 关联)。

评估您的盐摄取量。缺钠实际上会产生与抑郁症非常相似的症状。但务必确保不要使用加工盐(普通食盐),而应该尽量选择纯天然、未加工的盐,比如喜马拉雅盐,它含有 80 多种不同的微量元素。

保持足够的日常锻炼,包括高强度锻炼,这是预防和克服抑郁症的最有效的方法之一。有关运动作为抑郁症疗法的研究表明,情绪改善与有氧能力之间存在很强的相关性。

因此,越来越多的人都同意,身心关联是真实存在的,保持良好的身体健康可以显著降低患抑郁症的风险。

保持充足的睡眠。您可能已经制定最佳饮食和锻炼方案,但如果您睡眠不佳,同样容易患抑郁症。睡眠和抑郁症的关联如此紧密,以至于睡眠障碍成为了定义抑郁症的症候群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