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脂乳制品是否有益于心脏健康?

全脂奶,低脂牛奶

概要一览 -

  • 一项最新开展的大规模研究发现,食用更多全脂乳制品可能降低因心血管疾病而死亡的风险,包括中风和糖尿病等心血管疾病导致的死亡
  • 虽然不能证明因果关系,但这项研究中每天吃三份乳制品的人在研究过程中死亡的风险,相比于完全不吃乳制品的人要低得多
  • 心血管疾病是一种全球流行病,80% 的病例都来自于中低收入国家
  • 有机、草饲和全脂生酸奶、克菲尔、奶酪、黄油和牛奶都属于乳制品,它们含有维持最佳健康状态所不可或缺的 ω-3 脂肪、氨基酸、维生素和矿物质
字体大小:

作者:Mercola 医生

一项最新研究(再次)证实,全脂乳制品并非像过去 60 多年所盛传的那样,会导致心血管疾病的风险增加。大量证据表明,食用全脂脂肪是保持最佳健康的重要组成部分,事实上,这样做有助于对抗心脏病和其他疾病,而非引发此类疾病。

在世界上最权威的医学杂志之一——《柳叶刀》(Lancet) 发表的未来城市乡村流行病学 (Prospective Urban Rural Epidemiology, PURE) 研究给出了一个理由,认为我们应该对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和美国农业部 (USDA) 共同提出的2015-2020 年美国人膳食指南保留怀疑态度。

这些机构继续坚持认为,降低心脏病风险的最佳选择是放弃全脂乳制品,转而食用脱脂和低脂食品。

虽然一部分医生最终开始承认,全脂乳制品并非导致心血管问题的罪魁祸首,但很多医生依然还在向自己的病人兜售这些错误的建议。上面提到的误导性的膳食指南可能就是原因之一,但证明相反事实的证据数不胜数。

首席研究报告作者、加拿大安大略省汉密尔顿麦克马斯特大学的高级研究助理兼营养流行病学调查员 Mahshid Dehghan 在这项专题研究中指出:我们的研究结果显示,乳制品总消耗量和死亡率及重大心血管疾病之间存在着负相关。更高的乳制品食用量可显著降低中风的风险。

PURE 研究规模庞大、范围广泛,包含来自加拿大、印度、瑞典、南非、巴西、巴基斯坦、哥伦比亚、津巴布韦、沙特阿拉伯、菲律宾、伊兰、土耳其、智利、波兰、马拉西亚、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阿根廷、中国、孟加拉国和美国的研究人员。

研究平均持续时间为九年,以年龄、相别、有无吸烟、身体活动、教育水平以及蔬菜、水果、红色肉类、淀粉类食物的食用量作为控制因素,对来自 21 个国家、年龄在 35 岁到 70 岁之间的共 136,384 名参与者开展了调查。

研究结束之时,研究人员表示,如果人们每天食用两份或更多份全脂乳制品(一份的定义为 8 盎司牛奶或酸奶、1 茶匙黄油或半盎司切片的奶酪),就可能体验到以下变化:

  • 心脏病风险降低 22%
  • 中风风险降低 34%
  • 因心血管疾病或重大心血管事件而死亡的风险降低 23%

有关脂肪的语义学:全脂乳制品和低脂乳制品

Dehghan 认为,目前的指南基于饱和脂肪酸不利于健康这种观念,它主要根据一种风险标记物进行衡量,即低密度脂蛋白,也就是有害胆固醇。但她表示,乳制品含有各种各样的营养物质,完全避开乳制品也可能阻碍这些关键营养物质的摄取。

Dehghan 指出,我们不应该劝阻人们食用乳制品,如果他们的乳制品食用量不是太大,我们实际上还应该鼓励他们增加食用量。

她补充说,总体而言,人们应该集中于适度食用,特别是考虑到心血管疾病是一种全球性的流行病。路透社援引 Dehghan 的一项早期研究称,事实上,80% 的心脏病案例都发现于中低收入国家,

MedPage Today 解释道,我们应该注意的是,通过乳制品摄取更多全脂肪食物,无论从总体死亡率还是重大心血管疾病的角度而言,都不会对整体研究结果产生显著影响。事实上,这些研究结果非常类似,但对于同时食用全脂和低脂乳制品的人而言并不显著。

然而,争议仍在继续,反对者还在一意孤行。Jo Ann Carson 是位于达拉斯的德州大学西南医学中心 (UT Southwestern Medical Center in Dallas) 的美国心脏协会发言人,她坚持认为根据目前我们已经进行审查的证据,我们仍然相信你应该限制饱和脂肪摄取量,包括来自乳制品中的脂肪。

这些言论也表明 Carson 支持现在已经被证明不可靠的 Ancel Keys 的主张。Ancel Keys 是明尼苏达大学的教授,她曾在 1953 年提出脂肪有害健康这一理念。Keys 曾利用伪科学和不完整的数据得出结论:食用饱和脂肪会提高您的胆固醇水平,并在随后导致心脏病。医学界普遍接受了这个概念,并采取了一致的立场。

随后,饱和脂肪备受诟病,植物油和酥油、部分氢化的植物油和人造黄油将其取而代之,成为人们的第一选择,很快就风靡一时。遗憾的是,脂肪致人死亡的咒语在整个食品行业中发起了一场难以扭转的运动,但是 PURE 研究有助于平息这场由谬误引起的风波。

真实可靠、广泛适用的科学研究支持食用天然乳制品

Dehghan 表示,虽然 PURE 研究很大程度上是观察性研究,但它仍然真实可靠并且广泛适用,因为它涵盖了范围广泛的乳制品消费类型,并反映了许多种不同的环境和文化。

2017 年,Dehghan 以及参与 PURE 专题研究的同伴提出了提出了另一个观点,试图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将脂肪和碳水化合物的摄取量与心血管疾病和死亡率联系起来,并得出结论:

我们发现,高碳水化合物摄取量(超过大约 60% 的能量)可能对总体死亡率和非心血管疾病造成的死亡率产生负面影响。相比之下,较高的脂肪摄入量与总体死亡率、非心血管疾病死亡率和中风风险降低有关。

此外,较高的个体脂肪摄入量与较低的总死亡率、非心血管疾病死亡率和中风风险有关,与主要心血管疾病事件、心肌梗死或心血管疾病死亡率无关。

我们的研究结果支持当前建议,也就是将总体脂肪摄取量控制在占总体能量 30% 以下,并且将饱和脂肪摄取量控制在占总体能量 10% 以下。对于采用高碳水化合物饮食的人群,如果能够减少碳水化合物摄取量并相应地增加脂肪摄取量,将给其健康带来诸多有益影响。

有趣的还是,出于很多原因,PURE 研究都饱受争议,比如它对健康盐分摄取量和增加蔬菜建议摄取量采取的立场。

生牛乳和经过高温消毒的牛奶有何区别?

生牛乳是什么,经过高温消毒的牛奶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FDA) 和美国农业部均主张食用生牛乳实际上会为疾病甚至是死亡埋下伏笔,但有趣的是,我们在欧洲并没有观察到此类问题。Ted Beals 是来自密歇根大学医学院的病理学家,他在文章中写道,您食用生牛奶而生病的几率,实际要比其他食物高出 35,000 倍。

经过巴氏灭菌的牛奶产品都要经历高温来达到杀菌的目的,因为集中型动物饲养场(简称 CAFO)的奶牛面临的生存条件都非常令人担忧,而这也正是美国人饮用的绝大部分牛奶所采用的生产方式。CAFO 中的动物通常接触不到阳光,以转基因谷物和大豆产品为食,并且往往生活在彼此的粪便之中。

为防止这种环境造成的不良影响,这些动物都要服用抗生素。巴氏杀菌牛奶所基本上可以说是含有死细菌的牛奶;细菌已经被杀死,但没有被清除。一旦这些外来蛋白质进入您体内,就会促使身体发起一场与之对抗的战争,从而导致您出现过敏反应。

相反地,以牧草(而非以谷物)为食的奶牛生产牛奶时,未经巴氏灭菌的牛奶中就会含有乳清蛋白,它能稳定您体内参与战斗的相同的细胞,并减少一部分人经历的过敏反应。

如果奶牛食用谷物,身体成分就会有所不同,当然也会给它生产的牛奶带来影响。巴士灭菌过程会破坏多种重要的营养物质,其中部分营养物质对于您的消化和免疫功能不可或缺。

奶酪、黄油、酸奶和克非尔又该如何选择?

业内不少专家也注意到,PURE 研究洗清了高脂肪奶酪的罪名。一名食品分析师报告称,从整体而言,奶酪中的营养成分丰富多样,就其营养价值而言,很多都是此前未曾探讨过的新话题。

一项研究发现,全脂奶酪可以改善您的整体健康,因为它可以提升您的高密度脂蛋白 (HDL) 胆固醇水平,从而帮助您对抗心脏病和代谢疾病

此外,如果制作奶酪的牛奶来自于草饲动物,这种奶酪还能提供多种重要的营养物质,包括蛋白质、氨基酸、ω-3 脂肪、维生素 A、维生素 D、维生素 B2、维生素 B12 和维生素 K2(尤其是高达干酪、布里干酪和伊丹,以及维生素 K2 含量略微逊色的硬山羊乳干酪,科尔比氏干酪、瑞士干酪、格鲁耶尔干酪以及切达干酪),磷、钙、锌等矿物质,奶酪以及共轭亚油酸 (CLA)。

用来生产克非尔的细菌会消耗牛奶中的大部分乳糖,而不至于给存在胰岛素耐受性的人群带来麻烦。这两方面均可帮助您打造并维持健康的微生物平衡。

对于黄油,最好的做法是寻找以来自草饲奶牛生产的有机生牛奶制成的黄油品种,其次是草饲或放养有机奶牛生产的巴氏灭菌黄油,随后是超市常见的普通巴氏灭菌黄油。一项研究指出,在食用一顿富含黄油的食物后,您血液中的脂肪含量要低于食用富含橄榄油,菜籽油或亚麻籽油的油脂后的血脂含量,这项发现着实令人惊讶。

如果将所有因素都考虑在内,结论不言而喻:在饮食中加入饱和脂肪,包括有机、全脂的生乳制品,是非常健康的选择。这包括采用草饲奶牛的牛奶制成的有机黄油、初榨椰子油以及全脂生牛奶和生奶酪。食用这些食物不仅不会导致心血管疾病和高胆固醇问题,反而有益于您的心脏健康,同时也可以改善您的胰岛素敏感性。

在任何情况下,您都应该远离反式脂肪和非纤维碳水化合物,这二者已经导致慢性疾病和肥胖症的发病率日益升高。要想逆转这种趋势,方法比您想象的要简单得多,至少从个人层面而言确实如此。您要做的,不是食用更多乳制品,而是选择健康、全脂以及草饲来源的乳制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