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V 疫苗

概要一览

  • 一位肿瘤科营养师指出,声称疫苗效力“高”的最新 HPV 疫苗效力研究存在显著偏差
  • 2007-2010 年,未接种女孩的 HPV 患病率下降了 27.3%,但接种群组的患病率却仅下降了 5.8%。在所采用的五种不同测量方法中,有四种都显示未接种女孩的 HPV 患病率更低
  • 根据默克公司在加德西宫颈癌疫苗获准上市之前进行的研究,如果在接种加德西之前已暴露于 HPV 病毒株 16 或 18,癌前期病变风险可能增加 44.6%。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肿瘤科营养师揭露 CDC 的 HPV 疫苗效力研究存在欺诈性

2016年11月8日 | 795 查看 |


作者:Mercola 博士

目前,市场上有两种 HPV 疫苗,但是,如果稍加关注听似科学的证据,这两种疫苗都不应予以大肆推广。第一种疫苗是加德西,于 2006 年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FDA) 批准。现在,这种疫苗在美国被推荐为 9-26 岁女性的例行接种疫苗。

2011 年 10 月 25 日,CDC 免疫接种咨询委员会还通过表决向 11-21 岁男性推广这种 HPV 疫苗。第二种疫苗是希瑞适,于 2009 年获得批准。

最近,一位肿瘤科营养师指出,《传染病期刊》(Journal of Infectious Diseases) 上刊载的最新 HPV 疫苗效力研究存在显著偏差,该研究对来自全国健康和营养检查调查 (NHANES) 的 2003-2006 年和 2007-2010 年数据进行了评估。

该研究指出,美国少女的 HPV 疫苗接种率一直较低,但总结道:

在引进疫苗的四年内,尽管疫苗接种率较低,但 14-19 岁女性的疫苗型 HPV 患病率下降。预估疫苗效率是高的。

HPV 疫苗的总体影响评估

注册肿瘤科营养师 Sharlene Bidini 在其文章中指出,上述研究结论是基于 740 名女孩,其中仅 358 名为性活跃者,而这其中又只有 111 名接种过至少一剂的 HPV 疫苗。实质上,绝大多数都没有接种过,且近一半人不存在 HPV 患病风险,因为她们并非性活跃者。

如果该研究的作者尝试测定疫苗效力,他们为什么要将没有接种过 HPV 疫苗或没有性生活的人纳入统计呢?Sharlene Bidini 写道,

摘自该研究报告的表 1 对疫苗引进前时期 (2003-2006) 的 1,363 名 14-19 岁女孩和疫苗引进后时期 (2007-2010) 的共计 740 女孩进行了对照研究,不考虑性生活史或免疫状况。

在疫苗引进前时期,预估 53% 的 14-19 岁性活跃者都患有 HPV。在 2007-2010 年期间,同一群组的 HPV 总体患病率近 43%,下降了 19% 以上。

正如 Bidini 所指出的,不能将 HPV 患病率的下降归功于 HPV 疫苗接种效力。相反,这些数据清楚显示,受测群组中获得最佳效果的是未接种的女孩!

在 2007-2010 期间,接种女孩(14-19 岁)的 HPV 总体患病率为 50%,但相同年龄的未接种女孩的 HPV 总体患病率仅 38.6%。

因此,未接种女孩的 HPV 患病率下降了 27.3%,但接种群组的患病率却仅下降了 5.8%。在所采用的五种不同测量方法中,有四种都显示未接种女孩的 HPV 患病率更低,她写道。

而且,在未接种女孩的 HPV 患病率高 9.5% 的单一实例中,有注释说明相对标准误差大于 30%,令 Bidini 怀疑置信区间值一定极大。因此,这一特殊值存在太大偏差,没有什么价值。

隐藏在所报道数据中的另一事实是,在疫苗引进后时期 (2007-2010) 纳入统计的 740 名女孩中,高风险非疫苗型 HPV 患病率显著下降,从稍低于 21% 下降至稍高于 16%。 

所以,所有类型的 HPV(无论是否为疫苗型)患病率总体下降。这表明 HPV 患病率下降与疫苗接种率无关。而且,疫苗接种率在一开始是极低的。

总而言之,可得出结论:上述研究存在严重的设计缺陷——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导致研究人员错误归结疫苗效力。显而易见,疫苗效力根本不高,因为总人数中的未接种群组患病率要低得多。

加德西致死病例报告证实存在 HPV DNA 片段

在今年早些时候,一位医疗实验科学家在一名接种加德西疫苗后死亡的少女的血液中检测到了 HPV DNA 片段,其在由同行评审的《生物科学与技术进展》(Advances in Bioscience and Biotechnology) 期刊中公布了病例报告。该名原本健康的女孩在接种第三剂(亦是最后一剂) HPV 疫苗六个月后于睡眠中死亡。完整尸检没有揭示任何死亡原因。

来自康涅狄格州米尔福德分子诊断实验室的 Sin Hang Lee 证实该名女孩的死后血液和脾脏组织中存在 HPV-16 L1 基因 DNA。在疫苗中也发现了这些 DNA 片段。这些片段通过牢固键合至疫苗中的颗粒状铝佐剂而免于降解。

在死后材料中发现这些源于疫苗的 HPV DNA 片段的意义尚不确定,需要进一步调查,他写道。

Lee 认为源于疫苗的 HPV DNA 片段可能合理解释了加德西疫苗的高免疫原性,意味着这种疫苗能够刺激剧烈免疫应答。他指出,接种加德西疫苗的女孩的过敏性反应率远远高于一般水平——据报道,比任何其他基于学校的接种计划要高 5-20 倍!

HPV 疫苗存在严重健康风险,包括猝死

许多女性不知道加德西 HPV 疫苗实际上会增加宫颈癌患病风险。该信息最初直接源于默克公司,在疫苗获批前呈报给了 FDA。根据默克公司进行的研究,如果在接种加德西之前已暴露于 HPV 病毒株 16 或 18,癌前期病变风险可能增加 44.6% 或更严重。

与加德西疫苗相关的其他健康问题包括基于免疫的炎性神经退行性疾病,说明某种物质导致免疫系统以有害方式过度反应——有时是致命的。

  • 在 2006 年 6 月 1 日至 2008 年 12 月 31 日期间,报道了 12,424 例由加德西疫苗导致的不良反应事件,包括 32 例死亡。平均年龄为 18 岁的少女在接种最后一剂加德西疫苗后的 2-405 天内死亡。
  • 在 2009 年 5 月至 2010 年 9 月期间,又报道了 16 例接种加德西疫苗后死亡的事件。在该段时期内,还报道了 789 例由加德西疫苗导致的严重不良反应事件,包括 213 例终生残疾和 25 例确诊格林巴利综合症病例。
  • 在 2010 年 9 月 1 日至 2011 年 9 月 15 日期间,又报道了 26 例接种 HPV 疫苗后死亡的事件。
  • 截止 2013 年 5 月 13 日,VAERS 共收到了 29,686 篇有关接种 HPV 疫苗后出现不良反应的报告,包括 136 篇致死事件报告、922 篇致残事件报告和 550 篇致命性不良反应事件报告

诉讼案揭露给 HPV 疫苗受害者的赔付款高达 600 万美元左右

在 3 月 20 日,司法观察机构声称其收到来自 DDHS 的 FOIA 文书,其中揭露国家疫苗伤害补偿计划向 49 名 HPV 疫苗受害者赔付 5,877,710 美元。据新闻报道:2013 年 3 月 12 日,美国 HHS 下属卫生资源和服务局 (HRSA) 向司法观察机构提供的文书揭露了以下信息:

  • 在提交的 200 份索赔申请中,仅 49 份是因为接种 HPV 疫苗致伤或致死获得赔偿。在获得赔偿的 49 份索赔申请中,其中 47 份宣称因接种 HPV 疫苗而受伤。另外 2 份宣称因接种 HPV 疫苗而死亡。
  • 共计 200 份索赔申请中,92 份(近一半)未决。而在这些未决申请中,87 份宣称因接种 HPV 疫苗而受伤。5 份宣称因接种 HPV 疫苗而死亡。
  • 59 份被 VICP 立刻驳回。这些所谓的受害者没有获得赔偿。在被驳回的索赔申请中,57 份宣称因接种 HPV 疫苗而受伤,2 份宣称因接种 HPV 疫苗而死亡。
  • 授予 49 份索赔申请的赔付额总计达到 5,877,710.87 美元。每一份索赔申请获赔约 120,000 美元。

来自政府当局的新信息显示,有关加德西疫苗使用的严重安全问题是有充分根据的,司法观察机构总裁 Tom Fitton 说道,公共卫生官员应该停止向儿童施用加德西疫苗。

对 HPV 疫苗试验的审查得出疫苗效力未经证实的结论

去年,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研究人员对获准上市前后的 HPV 疫苗试验进行了系统审查10,审查结果显示,疫苗效力不仅夸大了(通过使用选择性报告结果或随意选取数据),而且未经证实。在临床试验审查总结中,作者相当明确地指出:

我们系统审查了获准上市前后的 HPV 疫苗试验,以评估疫苗效力和安全性证据。我们发现,HPV 疫苗临床试验设计和疫苗效力与安全性数据结果解释都是极不充分的。另外,我们发现临床试验选择性报告结果(即排除有关研究子群组的疫苗效力数据,在这些子群组中,疫苗效力可能较低甚至据同行评审出版物公布是负的)。

鉴于此,对 HPV 疫苗长期益处的普遍乐观观点似乎是基于大量未经证实的推测(或与事实证据存在偏差)和对可用数据的严重误解。

例如,宣称接种 HPV 疫苗可使宫颈癌患病率降低约 70% 是在忽视以下事实基础上做出的:临床试验数据未明确证明疫苗确实预防了宫颈癌(更别提宫颈癌致死)的个案,当前过度乐观的基于替代标记的推断也未等到证明。

同样,认为 HPV 疫苗极为安全的观点仅仅基于存在严重缺陷的安全性试验设计,与来自持续关注 HPV 疫苗接种与严重不良反应(包括死亡和终生伤残)之间关联的疫苗安全监督数据库和病例报告的累积证据相左

因此,我们得出结论:降低宫颈癌发病率的最佳方法是优化宫颈筛查(不存在任何疫苗相关风险)和确定其他疾病因素,而非依赖效力和安全性都备受质疑的疫苗。[着重点为我所加]

向您的孩子说明 HPV 和加德西疫苗

有一些优于加德西或希瑞适疫苗接种的方法可帮助您自己或您的幼女预防癌症,务必让您的孩子了解这一点。90% 以上的 HPV 感染在两年内自行清除,因此保持强健的免疫系统比接种疫苗要重要得多。

而且,HPV 感染通过性接触传播,研究已证明使用避孕套可使 HPV 感染风险降低 70%,这比 HPV 疫苗要有效得多。因为感染是性传播的,所以感染风险可通过选择适当的生活方式大大减低,例如禁欲。另外,还存在一些慢性 HPV 感染的高风险因素,包括抽烟、与疱疹、衣原体 或 HIV 合并感染以及长期使用避孕药。对于慢性感染 HPV 多年的妇女,如果未及时发现和治疗宫颈癌前期病变,会发展成宫颈癌甚至死亡。

因此,务必记住,即使接种了疫苗,女性仍应每隔几年接受子宫颈抹片筛查,以及时发现可能指示癌前期病变的宫颈变化,因为加德西或希瑞适疫苗接种都不能担保预防宫颈癌。当子宫颈抹片筛查在 20 世纪 60 年代成为美国妇女的例行健康检查之后,美国宫颈癌发病率下降了 74%,建议接种了 HPV 疫苗的妇女也继续进行该检查。

为何必须保护疫苗豁免权

毋庸置疑,美国亟需严谨的疫苗安全审查。还需要实施质量科学。支持国家强制性疫苗接种的疫苗建议鲜少具有可靠的科学依据。您的疫苗豁免权受到的威胁也越来越大。

鉴于 HPV 疫苗的安全性或效力未经证实这一证据,让医生在不告知幼儿父母并取得其许可的情况下为幼儿接种加德西或希瑞适疫苗有多明智呢?在甚至不知道其孩子接种了疫苗的情况下,父母如何检测其孩子的疫苗反应征兆呢?支持强制性疫苗接种的建议无疑是应该受到谴责的。

务必关注和拥护您行使疫苗接种知情权的人权,同时保护您获得医疗和非医疗疫苗豁免权的法律权利,对于这两点,怎么强调都不算过分。如果您决定为您的小孩接种一种或多种疫苗,这并不意味着您必须放弃所有疫苗接种。重点在于,人人都应拥有评价任何医药产品(包括疫苗)的潜在益处和真实风险的权利,以及选择放弃其认为对其子女健康不必要或非最有益的任何疫苗接种的权利。每一个孩子都是与众不同的,有其独特的个人和家族病史,包括严重过敏病症或自体免疫性和神经性疾病,这些病史可能增加疫苗接种风险。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免责声明: 除非另有说明,否则本网站全部内容均为 Mercola 医生个人观点。个人文章已经征求各自作者的意见,版权根据具体标记情况予以保留。本网站信息不用于改变患者与具备相应资质的专业医务人员之间一对一的医患关系,也不能作为医疗建议。它的目的在于根据各项研究和Mercola医生个人及其社会经验分享知识和信息。 Mercola医生建议您根据自己的研究并与具备资质的医疗保健专业人士共同合作对自己的健康护理问题做出决定。如果您处于孕期、哺乳期、服药期或有医疗症状,请在根据此内容使用产品之前咨询您的健康护理专业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