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水氟化

概要一览

  • 一项新研究发现,饮用氟化水与糖尿病风险增加存在一定关联
  • 数据显示,饮用水中添加的氟化物每增加 1 毫克 (mg),就可能导致糖尿病患病率上升 0.17%
上一篇文章 来源与参考

饮水氟化与糖尿病和低智商相关

2017年1月23日 | 413 查看 |

作者:Mercola 博士

Fluoride Action Network (FAN) 总监兼教授 Paul Connett 博士与新西兰马拉格汉医学研究中心 (Malaghan Institute of Medical Research) 教授 Mike Berridge 博士针对饮水氟化这一主题开展了一场辩论。

这场辩论赛酝酿了 12 年之久;因为确实需要这么长的时间,才能找到一个既愿意与 Connett 辩论,又支持饮水氟化这种争议做法的人。无论在美国还是在新西兰(新西兰是依然在进行饮水氟化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国家之一),这都是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

目前,约有 52% 的新西兰人都在饮用氟化水,但最近提议的法案还可能改变这个状况,因为它将要求对新西兰所有的饮水进行氟化。

为支持这一强制性饮水氟化的举措,新西兰卫生部近日要求专家小组审核饮水氟化相关的数据,不出意外,专家小组得出的结论是,饮水氟化安全无害。

但是,Connett 在辩论中提供的信息可轻松推翻饮水氟化的命令,因为这种做法只会带来众多健康危害,包括智商降低。

氟化物支持者在审核智商研究时出现偏差,从而错误地断言饮水氟化安全无害

2014 年,《柳叶刀——神经病学》(Lancet Neurology) 杂志发布了多名研究人员(其中包括一名哈佛大学博士)开展的一项研究,该研究将氟化物归类为发展性神经毒素。这并非首次。

2012 年,哈佛大学研究人员同样明确证实了,在氟化物浓度提高的地区,经常接触氟化饮用水的儿童,其智商要比同龄人低七个点。

这项研究被新西兰氟化物专家小组用来支持氟化物安全性,因为研究人员错误地声称荟萃分析发现儿童平均智商下降不到一个点。

即便在纠正这一错误之后,他们也没有明确指出,纠正之后的数据意味着氟化物对儿童的神经发育有害。FAN 表示:

它并非仅降低智商的半个点,而是降低了标准偏差的一半,这相当于智商降低[七个]点。这可以称得上是巨大的差别!

[Peter] Gluckman 爵士[总理的首席科学顾问][David] Skegg 爵士[新西兰皇家科学院的主席]组成的团队[领衔专家小组],在报告的更新版本中‘纠正’了这个问题。

但他们并未以明确的方式,向外行纠正这个错误,更糟糕的是,他们只改正了这个错误,但对于通过这个错误数据得出的结论,却置若罔闻。

任何稍微有一点相关知识的人都知道,这个结论简直荒诞至极,但遗憾的是,还是有很多人被这种篡改所欺骗,并得出结论:氟化物的神经毒性,特别是它可能降低儿童智商的特性,都不会构成危害。

······最终,我们不得不提出一个令人不安的问题,Gluckman、Skegg 及其顾问团队是单纯地犯了一个笨拙的错误,还是在蓄意欺骗公众?

精心挑选的数据和另一项存在缺陷的审查

专家组的专家报告还存在另一个问题,导致这个问题的原因是他们相信一项 2015 年的研究,该研究证实供应氟化水和非氟化水的社区不存在智商差异。Berridge 同样引用了这项研究,来支持饮水氟化。

但这同样是一项蓄意或出于其他目的而进行的存在缺陷的审查。据 FAN 报道,这项研究几乎没有参照。

它将一个拥有 900 名儿童的供应氟化水的社区,与另一个只有不到 90 名儿童,且其中一半都在服用氟化物补充剂的供应非氟化水的社区进行对比。这种方法当然无法准确衡量任何与氟化物相关的智商差异。

专家小组只关注上文中提到的哈佛大学荟萃分析以及这项存在缺陷的智商研究,而对此前已经发布的,直接将氟化物归类为神经毒素的 300 多项动物和人体研究视若无睹。

新研究探索氟化物与糖尿病之间的关联

超过 9% 的美国人都患有糖尿病,另外还有超过 25% 的未确诊的患者。过去三十年间,糖尿病患病率几乎翻了两番,并且目前还在继续上升。

美国的糖尿病患病率居高不下与饮食因素和缺乏活动有关,这一点毋庸置疑。Kyle Fluegge 博士是纽约市卫生部门健康经济学家,当他在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凯斯西储大学担任博士后研究员时完成了一项调查,对糖尿病可能与饮水氟化相关这一假设进行了验证。

饮用氟化水可能增加糖尿病风险

Fluegge 的研究使用了数学模型,对饮水中的氟化物含量以及 22 个州的糖尿病患病率的相关数据进行分析。

数据显示,饮用水中的氟化物每增加 1 毫克 (mg),就可能导致根据年龄标化糖尿病患病率上升 0.17%,即便在对其他糖尿病风险因素,如肥胖和缺乏活动进行调整之后也是如此。饮水中不同类型的氟化物,也会造成不同的结果。
氟化钠是氟化水采用的第一种氟化物废料,但现在相对少见。

这种化学成分广为人知,因为它是毒理学研究和其他探讨氟化物的潜在健康危害的研究所使用的医药级化合物。最近的研究证实,氟化钠和氟硅酸钠一样,与糖尿病风险增加存在一定关联。

氟化物中的砷污染是否才是罪魁祸首

另一种氟化物——氟硅酸可能让糖尿病患病率降低,因为这是一种天然形成的氟化物。Fluoride Action Network (FAN) 指出,所有这些氟化物种类都是肥料行业的副产品,并且都受到了砷污染。

将磷酸盐岩转变为水溶性肥料的过程中,会释放两种剧毒的氟化气体:氟化氢和四氟化硅······最终,迫于诉讼和法规的压力,磷酸盐工业普遍安装了‘湿式洗涤器’,以收集氟化气体。

这些洗涤器收集的液体(含水氟硅酸)会进入存储罐,然后被运送到全国各地的水务部门······被洗涤系统收集之后,氟硅酸或者被原封不动地装运(酸性液),或者转化为干燥粉末(氟硅酸钠和氟化钠)。

无论以原始液体形式运输,还是转化为粉末运输,氟硅酸都不会经过净化。因此,氟硅酸会含有多种污染物,尤其是砷。

虽然这还只是推测,但值得注意的是,长期接触砷可能导致糖尿病的风险增加。FAN 继续表示:

氟化化学品中的砷含量微不足道。在美国自来水厂协会 (American Water Works Association) 的出版物《Opflow》上发表的一项审查指出,通过氟化物添加到成品水中的砷‘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砷是氟化化学品所特有的问题,因为其他水处理化学品都不会有砷污染。

尽管氟化水不断普及,低收入儿童的蛀牙患病率依然居高不下

非裔和墨西哥裔美国儿童患氟斑牙的几率普遍更高,尽管氟化水已供应数十年之久,很多低收入城市社区都存在严重的口腔健康危机。

据纽约州反对氟联合会 (NYSCOF) 报告,尽管绝大部分低收入儿童都在接触氟化水(以及其他来源的氟化物,包括牙科产品和药物),低收入儿童的蛀牙患病率依然呈上升趋势。

即将在 2016 年 11 月的美国公共卫生协会大会 (APHA) 上公布的数据显示,收入在联邦贫困线 100% 以下的家庭中的儿童,3-5 岁有蛀牙的儿童达到 40%,6 到 9 岁儿童达到 69%,13-15 岁儿童达到了惊人的 74%。

在这一群体中,氟斑牙的比例也在增加,58% 的低收入儿童都被这一问题困扰。在一篇新闻中,NYSCOF 主席 Paul Beeber 指出:

贫困儿童需要氟化物,这个观点并无价值,也没有证据支持······存在问题的,是我们的牙科保健交付系统。低收入美国人需要牙科保健,而不是氟化物。

饮水氟化的风险已得到科学证实

2015 年,Cochrane Collaboration 发表了一项全面审查,提出了不容置疑的观点。氟化物并不能防止蛀牙,相反,它会形成氟斑牙,对您的牙齿造成损伤。

Cochrane Collaboration 为以证据为基础的审查树立了黄金标准,1975 年以来,只有三项研究有足够的价值。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吞咽氟化物有助于预防蛀牙,很明显,它只会导致伤害(氟斑牙)。

氟斑牙是指牙釉质表面发生变化,通常由于长期吞咽氟化物引起,它造成的影响不仅是不美观,在后期,它也可能导致牙釉质破裂,摄取过多氟化物还可能导致学习问题、甲状腺疾病和骨骼问题。

更糟糕的是,即便是 Cochrane Collaboration 认定的最佳研究,也依然质量不高并且几乎都存在缺陷,例如,无法对其他因素(如除自来水以外的膳食氟化物来源、饮食和种族等)进行控制。

氟化物的毒性作用会不断累加

您务必要认识到,氟化物会不断累加,如果您每天通过自来水摄取氟化物,长此以往,必定导致氟化物中毒的症状不断恶化(儿童受到损害的风险更高)。

例如,研究已经发现饮用氟化水与甲状腺功能不全、体重增加和抑郁症存在直接关联。大量氟化物还会在您的松果体内累计,最终引起松果体钙化,从而导致类似多动症的症状,同时还可能导致阿茨海默氏病和躁郁症。

它还可能对神经递质造成影响,因而也不难想象,它还会导致抑郁症和其他神经疾病进一步恶化。

此外,一项长达 500 页的科学审查指出,氟化物是一种内分泌干扰物,它还可能影响您的骨骼、大脑甚至您的血糖水平。目前有 100 多项公开发表的研究都指出了氟化物对大脑的损害,另外还有 43 项研究认为接触氟化物与儿童智商降低存在直接关联。

研究还显示,过度接触氟化物的毒性还可能导致:

增加铅吸收 破坏胶原蛋白的合成 多动和/或昏睡 肌肉紊乱疾病
骨癌(骨肉瘤) 肿瘤和癌症患病率增加 关节炎 氟骨症和骨折
基因损伤和细胞死亡 破坏精子和增加不孕风险 钝化 62 种酶,抑制 100 多种酶 抑制抗体形成,破坏免疫系统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免责声明: 除非另有说明,否则本网站全部内容均为 Mercola 医生个人观点。个人文章已经征求各自作者的意见,版权根据具体标记情况予以保留。本网站信息不用于改变患者与具备相应资质的专业医务人员之间一对一的医患关系,也不能作为医疗建议。它的目的在于根据各项研究和Mercola医生个人及其社会经验分享知识和信息。 Mercola医生建议您根据自己的研究并与具备资质的医疗保健专业人士共同合作对自己的健康护理问题做出决定。如果您处于孕期、哺乳期、服药期或有医疗症状,请在根据此内容使用产品之前咨询您的健康护理专业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