寨卡病毒

概要一览

  • 这个项目耗资 1,800 万美元,部分资金由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赞助,项目涉及培育感染沃尔巴克氏细菌的蚊子,这种细菌可阻止病毒在蚊子体内生长
  • 最近十年,消除登革热 (Eliminate Dengue) 研究项目一直致力于培育这种蚊子,他们表示,这种方法“具有自我维持的特性”,这意味着,一旦投放这些蚊子,将给生态系统带来永久的影响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利用人工培育的“蚊子军团”摧毁寨卡病毒

2017年1月5日 | 347 查看 |
版本:中文

作者:Mercola 医生

大部分美国人都是在大概一年前,也就是 2015 年 10 月,第一次听说了寨卡病毒。当时,巴西政府指出,感染寨卡病毒与先天缺陷头小畸型可能存在关联。

但是,早在 1947 年,人们就已经在乌干达的猴子身上发现了这种病毒。几年后的 1952 年,同样在乌干达以及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这种病毒开始蔓延到人类。

此后爆发了几次疫情,但人体感染仅限于非洲和亚洲地区。

寨卡病毒的第一次爆发流行是在 2007 年,发生在西太平洋密克罗尼亚群岛的一个偏远小岛——雅铺岛,随后,在 2015 年 7 月,巴西宣布寨卡病毒感染可能与自身免疫性疾病格林-巴利综合征存在某种关联。

寨卡病毒主要通过伊蚊传播,也可以通过性行为传播。自此以后,这种病毒开始扩散到美国的小范围地区(南佛罗里达州),但只有不到 1,000 名美国孕妇拥有感染寨卡病毒的实验室证据(这不仅包括本地传播的案例,也包括通过性行为传播的案例)。

换言之,它其实非常罕见。

此外,对于它所造成的风险,目前还存在很多疑问。世界卫生组织 (WHO) 表示,科学界已达成共识,寨卡病毒是导致头小畸型和格林-巴利综合征的原因,其他一些专家依然质疑这种关联。

虽然很多问题悬而未决,但人们已经开始采取措施消除这种疾病,包括投放人工培育且经过基因改造的蚊子,这种做法还存在争议,因为我们都不知道,这样做会对环境产生怎样的影响。

科学家将在南美洲投放人工培育的蚊子军团

2017 年,科学家计划将在巴西和哥伦比亚投放数百万只人工培育的蚊子。这个项目耗资 1,800 万美元,部分资金由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赞助,其中涉及培育感染沃尔巴克氏细菌的蚊子,这种细菌可阻止病毒在蚊子体内生长,从而防止将病毒传播至人体。

最近十年,消除登革热 (Eliminate Dengue) 研究项目一直致力于培育这种蚊子,他们表示,这种方法具有自我维持的特性,可能为这场对抗致命病毒性疾病的战斗带来革命性的变化。

2011 年,经过改造的蚊子首先在受登革热影响的社区进行公开试验,但规模并没有像这次一样,扩展到巴西和哥伦比亚。这一次,这些蚊子预计将投放在人口密集的大型城市。

科学家表示,这种蚊子是对自然方法的进一步提升,因为 60% 的昆虫体内都存在沃尔巴克氏细菌,其中就包括一些蚊子。但是,伊蚊并非生来就带有这种细菌。

研究人员耗费数十年时间,只为找出如何将沃尔巴克氏细菌植入伊蚊虫卵,成功之后,他们立即尝试将这些蚊子投放到野外。现场试验表明,这种细菌扩散到了大多数当地蚊子种类,消除登革热研究项目表示,这是一个可自我维持的系统。

这种特性就像一把双刃剑。其他试验性 GE 蚊子经过基因改造,一旦缺乏抗生素四环素,就可能死亡(研究人员在实验室使用这种抗生素,避免蚊子在繁殖之前死亡)。

在设计这种蚊子时,研究人员就假设它们无法在野外获得这种药物,这种安全模式并不完美,特别是考虑到现在各种水道中都可能存在抗生素,但它可确保从理论上将环境中的 GE 昆虫清除干净。

对于携带沃尔巴克氏细菌的蚊子,一旦投放(其实已经投放),就难免与野生蚊子相互接触。这有助于减少某些病毒的传播(其效果仍有待观察),但也可能造成其他计划以外的未知后果。

GE 蚊子旨在消灭蚊子种群

现在,GE 蚊子已遍布全球,消除登革热研究计划设计的携带沃尔巴克氏细菌的蚊子仅仅只是其中一种。

生物科技公司 Oxitec 推出了自己的品种,这种蚊子同样经过基因改造,体内携带一种遗传性自我毁灭开关,与野生雌蚊交配之后,它们的后代就会遗传这种致命基因,因而无法生存。

为实现这一壮举,Oxitec 在昆虫中嵌入了来自疱疹病毒、大肠杆菌的细菌、珊瑚虫和卷心菜的蛋白片段。数百万蚊子已经在巴西、巴拿马和开曼群岛进行试验性投放,结果显示,这种 GE 蚊子确实可以给当地蚊子种群带来致命一击。

例如,在开曼群岛投放 300 万只 GE 蚊子后,该 96% 的土著蚊子遭到了全面镇压,巴西也取得了同样的成果。

Oxitec 与佛罗里达群岛蚊虫控制区 (FKMCD) 合作,计划在佛罗里达群岛中的其中一个岛屿,也就是位于基韦斯特岛以东一英里的 Key Haven 投放这种 GE 蚊子(被称为 OX513A)。

但对于要充当这项试验的受试者,当地人不为所动。2016 年 11 月将开展投票,确定是否需要投放这种昆虫。在环境中投放任何类型 GE 生物之所以引起争议,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消灭蚊子种群所造成的未知后果。

佛罗里达大学昆虫学家 Phil Lounibos 指出,虽然蚊子经常被视为令人讨厌的害虫以及传播疟疾等致命疾病的载体,但完全将其清除可能会造成意料之外的副作用。据 BBC 新闻报道:

······[Lounibos] 表示,蚊子大部分以植物花蜜为食,是重要的传粉昆虫。蚊子是鸟类和蝙蝠的食物来源,而蚊子幼虫也是鱼类和青蛙的食物。这可能给上级和下级食物链带来深远的影响。

······他警告人们,‘从公共卫生的角度而言,蚊子可能被一种同样,甚至更加不受欢迎的昆虫所取代’。替换所有蚊子之后,可以想象,疾病必将以比现在更快的速度传播到更多地区。

基于基因驱动技术的蚊子即将面世

基因驱动技术是一项极具争议的技术,因为凭借这项技术,科学家可控制并能快速消除整个物种。这项技术允许将某些基因扩散到 99% 的后代,而不是典型的 50%。

为让基因驱动技术成为现实,科学家还发明了多种基因编辑工具,如 Crispr。通过将 Crispr 编辑系统本身编码到有机体的 DNA,科学家可让想要的编辑重新出现在每一代,从而将这一基因特征扩散到整个种群,《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 解释道。

例如,在伦敦帝国学院,科学家创造了一种基因,该基因可导致雌性蚊子不育。配合基因驱动技术,这种基因可导致野外的蚊子快速灭绝。《麻省理工科技创业》(MIT Technology Review) 指出:

基因驱动是一种人工开发的‘自私’基因,这种基因能够迫使自己进入 99% 的生物体的后代,而不是通常的一半。

因为这种特殊基因可导致雌性蚊子在长达 11 代——或大约一年的时间内不育,它的传播可给任何蚊子种群带来灭顶之灾。

如果投放到野外,这种技术可能让传播疟疾的蚊子灭绝,甚至可能完全终结这种疾病的传播。

今年早些时候,美国国家科学、工程和医学学院及美国政府科学事务顾问团均主张继续开展基因驱动技术方面的研究,而全然不顾其中存的巨大风险。

寨卡病毒真正的风险是什么?

我们已经知道,在环境中投放人工培育及经过基因改造的生物体可能造成的风险。但对于寨卡病毒造成的风险,我们仍然不得而知。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兽医学院的蚊虫传播病毒研究者 Chris Barker 在接受 WebMD 采访时指出:

我认为,寨卡病毒建立传播周期并蔓延至整个美国的几率几乎为零。

Barker 预计,和其他通过蚊子传播的热带疾病(如登革热和基孔肯雅热)一样,寨卡病毒也将在美国面临同样命运,也许它在南部几个州会有小规模的爆发,同时活跃在其他某个地区。

但人们对寨卡病毒的恐慌不断上升,不禁让人想起,以往很多种未能造成卫生官员所声称的毁灭性灾害的疾病。您还记得非典型肺炎、禽流感、猪流感和埃博拉吗?又或者是 2015 年的麻疹大爆发

人们普遍感到忧虑、愤怒和恐慌,担心疾病会在整个美国境内横行肆虐,对美国人造成影响。政府要求开发大量实验药物和疫苗,并为此耗资数百万,甚至数十亿美元。这又有什么用呢?

大部分情况下,这些疾病最终都会销声匿迹,它们造成的死亡人数,远远要少于媒体以及政府告诉您的耸人听闻的数字。据 PRI 报道,有关寨卡病毒的最重要的问题,是先天畸型究竟出现在哪些地方?

也许在对蚊子进行人工培育和基因改造,给环境造成永久性影响之前,首先应该解答这个问题。PRI 继续指出:

自 2015 年年底以来,哥伦比亚、委内瑞拉和尼加拉瓜都确诊或疑似出现了数以万计的寨卡病毒案例。感染者中,就包括数千名孕妇。但这些感染并未导致头小畸型(即婴儿的头部和大脑尺寸均明显低于正常水平)等先天畸形的案例显著增加。

研究人员对此疑惑不解······‘研究人员非常好奇’,乔治城大学全球健康科学和安全中心主任 Julie Fischer 表示,‘巴西北部最先出现头小畸型案例大幅上升,但在寨卡病毒传播到的其他地方,却并没有发现类似现象,这让我们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免责声明: 除非另有说明,否则本网站全部内容均为 Mercola 医生个人观点。个人文章已经征求各自作者的意见,版权根据具体标记情况予以保留。本网站信息不用于改变患者与具备相应资质的专业医务人员之间一对一的医患关系,也不能作为医疗建议。它的目的在于根据各项研究和Mercola医生个人及其社会经验分享知识和信息。 Mercola医生建议您根据自己的研究并与具备资质的医疗保健专业人士共同合作对自己的健康护理问题做出决定。如果您处于孕期、哺乳期、服药期或有医疗症状,请在根据此内容使用产品之前咨询您的健康护理专业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