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V 疫苗

概要一览

  • 在匈牙利的国家儿童健康研究所,研究人员正与默克公司合作对儿童进行 4 价加德西疫苗测试,以治疗由 HPV 引起的罕见儿科疾病复发性呼吸道乳头状瘤 (RRP)
  • 起初,这项研究的目的是召募患有 RRP 的 1 岁儿童,并接种三剂 HPV 疫苗以“评估疫苗接种反应”,但是近期的研究详细资料表明,这些测试正在 28 岁的年轻人身上进行
  • 该研究的状态尚不明确,因为其尚未报告完成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婴儿的尖锐湿疣疫苗测试

2017年3月28日 | 443 查看 |


作者:Mercola 医生

以加德西和希瑞适的品牌名称进行销售的人类头瘤病毒 (HPV) 疫苗是美国最具争议的疫苗接种 — 争议在于,人们认为这些疫苗使健康变差。

加德西疫苗由默克公司制造,在没有充分地证据证明其对儿童的安全性与效果的情况下,于 2006 年获得批准,在美国市场销售。它只在不到 1200 名 16 岁以下的女孩中研究过,这些女孩被跟踪关注了两年左右,然后美国食品与药品监督局 (FDA) 发放了许可。

这种疫苗起初是作为抗宫颈癌疫苗面向 9 到 26 岁的少女及女性使用的,可事实是,它在没有首次证明实际能预防宫颈癌的情况下(尤其是对于青春期前的女孩)便很快获得了许可。

五年内,为了对抗阴茎、肛门和喉底的癌症,美国公共卫生官员扩宽了 HPV 疫苗推荐范围,将全部青春期前的男孩也包括在内。

起初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 (CDC) 推荐三剂 HPV 疫苗制度,但是在 2016 年 10 月,CDC 将其推荐更改为 9 到 14 岁的女孩与男孩接种两剂,接种期间相隔六个月。

CDC 还建议,为 15 至 26 岁的女性和男性接种三剂疫苗。

因为与受感染的人进行性接触是患乙型肝炎和 HPV 的高风险因素,公共卫生的官员认为需要让孩子在性活跃之前接种乙型肝炎和 HPV 疫苗。

人们认为,有时 HPV 感染呈阳性的孕妇若不进行医治可能会在分娩过程中将 HPV 传染给新生儿。

据推测,可能因为这个原因,才会使得 HPV 疫苗在某一天成为了低龄儿童的接种推荐,甚至是婴儿,这和乙型肝炎疫苗非常相似,乙型肝炎疫苗也是母婴出院之前在医院婴儿室内向新生儿接种的。

HPV 疫苗曾在新生儿身体上测试过吗?

在匈牙利国家儿童健康研究所联合默克公司举办的临床实验中,研究人员在 2014 年表明,他们准备测试用于治疗由 6 型与 11 型 HPV (也会导致尖锐湿疣)引起的罕见儿科疾病复发性呼吸道乳头状瘤 (RRP) 的原始 4 价加德西疫苗。

该研究的设计目的是召募患 RRP 的 1 岁儿童并接种三剂 HPV 疫苗以评估疫苗接种反应。该实验于 2013 年 11 月在美国政府的临床实验数据库中首次注册,预计于 2017 年 2 月完成。

目前不清楚默克公司的原始计划是否是最终让加德西获得向婴儿接种的许可并加入到 CDC 的婴儿疫苗接种计划中,即使早在 2006 年该疫苗已获得许可,能够向 9 岁儿童接种。

但有意思的是,首批加德西疫苗含有四种 HPV 类型 — 两种与宫颈癌及其他生殖器癌相关(16 型和 18 型),两种与尖锐湿疣和呼吸道感染相关,其中包括 RRP(6 型和 11 型)。

HPV 的种类超过 100 种,其中有 40 种可以通过性传播,但是只有十几种与癌症相关 — 可引起尖锐湿疣和 RRP 的 6 型与 11 型 HPV 不会引起癌症。

加德西疫苗最初是作为向少女接种来预防 HPV 感染的疫苗销售的,这种感染会导致在以后的生活中出现宫颈癌。

那么为何默克公司会将与癌症无关的两种 HPV 毒株包含在内,据《疫苗影响新闻》(VaccineImpact News) 的作者 Marcella Piper-Terry 说,莫非这是从一开始就计划好的?

为何要给新生儿接种对抗性传播疾病的疫苗?

自加德西疫苗首次获得许可以来,曾出现过大量有关 HPV 疫苗接种的潜在不良影响的报道,即使您对此视而不见,如下文所述,为婴儿接种预防疫苗来预防大多数婴儿不太可能染上的疾病,这也值得深究。

乙肝疫苗也是如此,人们获得的建议是在新生儿出生时接种。三针乙肝疫苗是标准政府推荐儿童疫苗接种计划的一部分,第三针要在 18 个月大之前接种。

但是乙肝主要是以血液为传播途径的成年人疾病,这种疾病与过着冒险的生活存在关联,比如与多人进行没有保护措施的性行为,以及共用针头进行静脉注射吸毒 — 这种疾病的主要患者人群不是儿童,对新生儿来说也不是一种常见的威胁(除非产妇感染乙肝,并且在分娩前未进行筛查,而这种情况在美国医院中很少发生)。

为婴幼儿接种乙肝疫苗甚至变得更加令人质疑,因为研究显示,当儿童进入青春期后 — 此时更容易感染乙肝 — 幼时接种的乙肝疫苗恐怕早已失去效力。
对于 HPV 疫苗,有研究对此跟踪了青少年时期接种过疫苗的人,跟踪时间长达 10 年,目前不清楚婴儿时期接种的 HPV 疫苗在其进入青春期后是否仍有效力 — 再次强调,此时最常见的病毒传播途径是性传播。

加德西的效力受到质疑

还请务必理解,从一开始,希瑞适和加德西的效力就一直备受质疑。

首先,在颁发许可之前的临床实验中,证明 HPV 疫苗(加德西和希瑞适)效力的端点是 CIN2/3 — 宫颈非典型增生和癌症前体 — 不是癌症。真相是,这种疫苗是以能够预防癌症的假想进行售卖的。

另外,据 Harper 称,因为宫颈癌的患病率在美国已经相当低,所以至少要接种 70% 全部符合资格的人口,60 年后才能间接地看到宫颈癌患病率因为这种疫苗而减少。

鉴于最近的研究表明,在 13 至 17 岁的人群中,仅 28% 的美国男孩和 42% 的女孩在 2015 年完整地接种过疫苗,若要看到这种疫苗实际地预防癌症,还要等待相当长的时间 — 也就是说,这些女孩要终生进行子宫颈抹片检查。

还有人怀疑,如果您在疫苗接种之时受到有效感染,加德西 HPV 疫苗可能会背道而驰,增加您患宫颈癌的风险。此外,一项研究中 60% 接种过加德西疫苗的女性感染其他类型 HPV 的风险更高。

如果您定期进行子宫颈抹片检查,加德西对预防宫颈癌的作用微乎其微,甚至没有助益

或许最令人信服的事实是,超过 90% 的 HPV 感染没有症状,而且通常会在感染后的六个月到两年内自愈。

例如,仅 5% 的 HPV 感染会持续且会变成慢性疾病,这通常发生在有高风险因素的人群中。宫颈癌高风险女性包括未定期进行子宫癌检查、患有 HIV 感染、吸烟、有多位性伙伴、长期使用口服避孕药、有免疫抑制的人。

重点在于,如果没有定期进行宫颈癌检查,趁没有发展为癌症之时对宫颈病变进行识别与治疗,在 30 年之内,这些病变会在一半左右的女性体内演化为宫颈癌 — 如果不加以治疗的话。

在发达国家,子宫癌检查计划已大幅减少宫颈癌的发病率。Harper 称,在定期进行子宫颈抹片检查的女性中,HPV 疫苗的益处集中在个人的异常子宫颈抹片检查减少,而不是预防癌症。

加德西疫苗与神经炎症及自身免疫反应存在关联

与加德西疫苗相关的健康问题包括免疫介导的炎症性神经退行性疾病,这表明某种物质在导致免疫系统以有害的方式过度反应 — 有时致命。其实,在美国国家疫苗信息中心于 2009 年举办的第 4 届国际疫苗会议上,Harper 曾报告,当时的研究人员已经知道至少有 32 起死亡事件与加德西存在关联,其中有 20 起已经得到证实。

越来越多的医学文献已证实,在部分年轻的女性与少女群体中,HPV 疫苗与神经及免疫系统功能紊乱存在关联。它的安全性也值得质疑,日本已不再推荐使用加德西。2016 年 7 月,《免疫学研究》中发表的一项研究表明,加德西中的铝佐剂和 HPV 抗原导致老鼠出现行为变化,同时也触发了神经炎症和自身免疫反应。

加德西(含有铝佐剂)在获得许可之前的临床实验使用了含有安慰剂作为对照的铝,而并没有使用真正的安慰剂。2016 年的研究对比了加德西与真正安慰剂的对照反应。这项研究最初于 2016 年 1 月发表在《疫苗》杂志中,但是因为文章的科学依据存疑而被撤下。

可是,这篇文章在五个月后重新登上了《免疫学研究》(Immunologic Research),结论并未更改。研究合著者 Lucija Tomljenovic 指责制药业的游说,可能正是因为这样,该研究才遭到如此强烈的批评,以至于被《疫苗》杂志撤下。据《国家邮报》称:

之所以‘临时’移除我们的文章,原因可能是:[如果]广泛传播,则会使这个世界失去这些据说能拯救生命的宫颈癌疫苗,因此‘数百万的女性’必将丧生······

另外一个主要的问题是,无论是获得许可之前还是之后,人们从未对加德西进行适当的安全性研究,在这里,我是指经过完善设计的安全性研究,没有被其他疫苗或铝佐剂等有毒安慰剂破坏的安全性研究,使用真正的惰性安慰剂。既然如此,这样的疫苗如何会获得推广,甚至试验于儿童群体,尤其是在刚出生这个生命最脆弱的时期呢?

最后,基本的营养、安全性行为、讲究卫生,这些是预防 HPV 的最好方式。优化维生素 D避免摄入糖分,以及使用避孕套,这些措施对于强劲免疫机能的最大化和预防疾病具有深远的影响,包括性传播 HPV 感染,大部分人患这种疾病都可以天然恢复,无需医疗干预。

来源与参考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免责声明: 除非另有说明,否则本网站全部内容均为 Mercola 医生个人观点。个人文章已经征求各自作者的意见,版权根据具体标记情况予以保留。本网站信息不用于改变患者与具备相应资质的专业医务人员之间一对一的医患关系,也不能作为医疗建议。它的目的在于根据各项研究和Mercola医生个人及其社会经验分享知识和信息。 Mercola医生建议您根据自己的研究并与具备资质的医疗保健专业人士共同合作对自己的健康护理问题做出决定。如果您处于孕期、哺乳期、服药期或有医疗症状,请在根据此内容使用产品之前咨询您的健康护理专业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