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cola 医生

概要一览

  • 传统医学在诊断疾病方面的能力毋庸置疑,但在治疗方法上却屡屡碰壁。一般而言,其只能通过含有毒性的药物针对症状进行治疗,对成因则一筹莫展
  • 有更安全、同时价格更低廉的替代方法,可切实用于应对疾病成因。不变的是,治疗疾病和重获健康涉及饮食、锻炼和其他生活方式因素。
  • 在过去的 18 年里,我们对世界各地的数百万人提供了重要的救命信息,可用于提高其健康状况
上一篇文章 来源与参考

创新疗法:管理您的健康

2016年4月11日 | 684 查看 |
版本:中文

Mercola博士

此网站创办于 18 年前 (www.mercola.com),在 1997 年,我将我生活中的两大兴趣——健康和技术——相结合,并将向大众普及自然健康方面的新发现视为自己的使命。

感谢每一位用户,让整个网站在过去的 11 年里,成为全世界被浏览次数最多的自然健康网站。

在大家鼎力支持下,有一点可以确信,我们逐渐唤醒了大众对传统医学中那些致命缺点的认识,纠正了药物治疗是最佳疗法这一错误言论,以及政府知道什么对您健康最有益并且应对您的健康选项作出指导的谬论。

在这份近期完成,且之前从未公开的视频中,我讨论了自己的健康探寻之道,并最终让我得出了现有一套理论和建议。

通过经验学习

经验是最好的老师,我今天所传授的内容中,大部分都是从过去试图追寻健康所总结的课程心得。我犯下过不少错误,也吃过许多由于传统医疗中的谎言、欺骗和混淆所带来的苦头。

与许多人一样,我也是吃着麦片当早餐长大的,而我也曾坚定的相信人造黄油是有益的。我曾经的饮食习惯是多碳水化合物和糖分,少油,这的的确确对我龋齿的出现带来了显著影响,而使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因此苦不堪言。

在我成年时,我已经是满嘴的汞合金充填物了。最终,我发现了关于汞合金物的真相——其有 50% 的成分是水银——在 2009 年,我在芝加哥的健康自由博览会上遇到了 Charlie Brown(无汞牙医学会联盟的主席)。

在那次活动中,我提出与他搭档,提高牙医行业对水银的关注,并协助将这种有毒物质从牙医行业中彻底清除。

我们的合作很成功,在 2013 年 10 月 10 日,一项控制此类有毒金属使用的法定国际条约被签署实施,这要极大的归功于 Charlie Brown 组织和领导的牙医行业无汞运动。

该条约被称为联合国水俣汞防治公约,其要求在 2020 年之前,逐步淘汰各种含汞产品。

其中重要的是,此条约自生效起,便强制要求各个国家逐步淘汰汞合金的使用,标志着全世界牙科汞合金停用的开始。

从那时起,我便开始与许多真正能被称为健康倡导者和教育者的健康和研究组织合作,包括 草根健康组织、氟化物行动网、美国国家疫苗信息中心、负责任技术研究所和有机消费者协会。

我们在一起成立一个被称为宝康会的非营利性合作组织,为所有人提供有关健康、食品安全和知情同意等重要问题的基础教育。

对锻炼的终生兴趣让我涉足了医学

我的母亲培养了我对于阅读的热情。1968 年,我第一次读到了 Ken Cooper 医生的书Aerobics,从此点燃了我对运动锻炼的热情,并且在过去的 47 年中,让我一直坚持定期锻炼,从未有过连续几天的间断。 

Cooper 医生还为 NASA 宇航员设计过锻炼计划,但除开在反重力环境下为保持宇航员的健康以外,锻炼这件事在地球上却似乎不是很受欢迎。

当我第一次开始跑步锻炼时,人们甚至会向我丢东西,因为他们认为我是从犯罪现场逃跑的混混或者罪犯!在 60 年代,人们干脆无法理解“ 无理由的 ”跑步。

人类首次登月时,我还是刚进入高中的新生。与其他人一样,我也被登月所吸引,并立志成为一名宇航员。当时实现这一理想最快的方法,就是加入美国空军学院。

不幸的是,当时要获得加入的国会预约非常困难,所以我继续学业,并把重点放在了工程方向。但在之后,我转向了医学预科——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对锻炼和健康的热爱。在医学学校刚开始就学时,我的一位教授告诉我们,到我们毕业时,我们所学的大部分内容都将过时或被淘汰。

教育真正的关键是告诉我们如何学习,这一观点从此扎根于我的心里,我也明白了学海无涯,学无止境的道理。本质上而言,医学学校教会了我如何成为一个终生治学的学生,这一态度让我获益良多。不幸的是,大部分的医生忘记了这一点,而是从此重复着实际上已经过时的医疗手段。

补品即药品

传统医学在诊断疾病方面的能力毋庸置疑,但在治疗方法上却屡屡碰壁。其通常专注于对症状的治疗,而不是根本原因,因此会使用带有毒性的药物,频繁导致出现比原症状更加危险的问题。

当发现营养品可作为治疗的方法之一时,其带给我的震撼真是前所未有。这让我真真切切的拓宽了视野,从全新的角度审视健康与治疗。我开始查阅营养方面的各类文献,并开始参加关于替代疗法的会议(基本上每月都参加),以获得相关知识和技能,帮助人们恢复。

我会采用在医疗实践中学到的内容,并搜集大量的结果,直到最终意识到“ 这确实是行之有效的! ”,而后,我开始采取不用药物的治疗方法。而当我向我的病人介绍这种新方法时,其中 70% 的人拒绝了我的治疗方案。他们拒绝停止目前正在服用的药物,转而使用营养品及改变生活方式来解决健康问题。

这最终成为了一件幸事,因为剩下的病人意味着他们确确实实希望能好转,且愿意尝试。最终,他们成功治愈的消息传开,经年累月下来,我治愈的病人遍及全球。

先人一步······

在过去的 18 年里,我经常是将自然治愈和保持健康这一常识的理念向大众进行推广普及的排头兵。事实确实如此,你的身体有着天生的自行治愈能力。人体设计的本质就是为了保持健康远离疾病,前提是你为其提供基本的营养支持、运动锻炼、阳光照射等。

例如,我在 2000 年所讨论的关于维他命 D 的重要性,它是抵御佝偻病的关键,并在过去的 15 年里就太阳照射不足的不利影响向人们提出过警告。谢天谢地,最近的医学文献终于确认了维他命 D 对健康的重要性,以及缺乏维他命 D 将成为数十种慢性疾病的主因。

十五年前,我还开始就转基因食物向人们敲响警钟,告诫人们应避开此类食物以保护其身体的健康。现在,公众对转基因食物的讨论也终于日趋激烈,草根组织在数十个州内全力发起对转基因食物添加标签告示的投票倡议,而大部分媒体机构,如国家地理,认为转基因食物是一起危险的欺诈。

与水银和氟化物近 15 年的抗争仍在继续

1998 年,在我切身付出代价后,我便警告我的读者避开那些还在使用汞合金的牙医。汞合金必须从现代牙科中彻底剔除。这已经是一项过时的方法,而且将一种已知的神经毒素直接放在离大脑仅几寸远的地方,这实在是荒唐透顶。如上文所述,关于水银的国际条约宣告了结束牙科中水银使用的开端。

还是在 1998 年,我开始撰写关于水中氟化物的危害,指出氟化物是一种可以在身体内聚积并摧毁体内酶的毒素。从那时起,氟化物作为治疗龋齿的灵丹妙药的理论越来越站不住脚,要求将氟化物从城市供水中去除的呼声越来越高。我们与氟化物行动网合作,一齐致力于将氟化物从饮用水中去除,并且不仅仅是在美国,而是应该推广到全世界。

如上述所有例子所示,通常需要十年或更长的时间才能将根深蒂固的医学谬误反转过来,且这些谬论毫无科学基础依据可言。但最终,真相总会大白,我相信饮用水加氟的真相也会随时间显露——这将成为美国历史上最重大的公共健康谬误之一,而不应该是 20 世纪的最大公共健康成就······

今年年初,美国政府终于承认美国人一直过度接触氟化物,且自 1962 年起首次降低了饮用水中的建议氟化物含量。虽然仍不够,但至少迈出了正确的一步。我也已开始与在墨西哥的组织合作,其正在开发一种低技术氟化物去除系统,让贫困的农村社区也可以获得更安全的饮用水。

早期警告 — 先见之明

在 2006 年,我开始就人造甜味剂阿斯巴甜提出警告,明确其已经是食品供应方面最危险的添加剂之一。而此后,医疗文献上开始充斥着展示此添加剂有害影响的各类研究。人造甜味剂不仅 促进 肥胖,还导致糖尿病恶化,更有各种其他副作用。

我还在媒体上首个发布了对万络药的郑重警告。我于 1999 年的研究发现,此药物极大的增加了由于心脏疾病和中风致死的几率,并在我的时事通讯中发布了这一消息。

实际上,在万络药的临床试验阶段,我便发布了第一份关于它的警告——这是在其成为处方药一年之前。我预言随着心脏类疾病致死率的增加,万络终将退市,而一切也正如我所预言的那样发生了。但这一切却是发生在超过 60,000 人因为服用此类知名药物去世之后······

管理您的健康,关注生命!

我鼓励心存疑虑的人自己对证据进行评估,并亲自尝试一下这些健康的生活方式;因为对大多数人而言,最好的证明是自己的亲身体验。要么有用要么没用。要么感觉变好,更加健康,要么无效。我的口头禅是“ 管理您的健康 ”,而我的目标则是教会你如何摆脱药物的循环往复,因为通常药物只能缓解症状,实际上则毁了你的健康。

药物也可以致命,即使是在正确的处方和监管下,仍每年夺去了数千人的生命。我的宗旨是:有更安全、同时价格更低廉的替代方法,可切实用于应对你的疾病成因。不变的是,治疗疾病和重获健康涉及饮食、锻炼和其他生活方式因素,而这些方法中的大部分所需通常是极低甚至是免费的。
来源与参考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免责声明: 除非另有说明,否则本网站全部内容均为 Mercola 医生个人观点。个人文章已经征求各自作者的意见,版权根据具体标记情况予以保留。本网站信息不用于改变患者与具备相应资质的专业医务人员之间一对一的医患关系,也不能作为医疗建议。它的目的在于根据各项研究和Mercola医生个人及其社会经验分享知识和信息。 Mercola医生建议您根据自己的研究并与具备资质的医疗保健专业人士共同合作对自己的健康护理问题做出决定。如果您处于孕期、哺乳期、服药期或有医疗症状,请在根据此内容使用产品之前咨询您的健康护理专业人员。